· 玄冥神掌

以后地位:首页>武功大年夜全>玄冥神掌

玄冥神掌

中文名
玄冥神掌
属    性
极阴,极寒,极毒
创    者
百损道人
传    人
玄冥二老

玄冥神掌

玄冥神掌是金庸小说《倚天屠龙记》中的极寒武功。百损道人所创的一种阴毒非常的掌法,后传与玄冥二老鹤笔翁和鹿杖客。受者身现绿色五指掌印,寒毒入体,发生发火时痛磨难当,九逝世平生。张无忌小时被鹤笔翁一掌拍中,寒毒散入五脏六腑,虽经张三丰及武当诸侠输入纯阳内力相援,又经蝶谷医仙胡青牛全力施救仍没法驱尽寒毒,生命危殆。直至他练成九阳神功,方化尽此掌之毒。新修版中,张无忌化去了玄冥二老的内功,而没有化掉落他们掌中的阴毒,二老被化掉落内功后,只剩下两三成内力,变成了浅显高手,又由于内力不济,所以遭玄冥神掌的阴毒反噬。

1简介

(注∶玄冥神掌仅为金庸武侠小说《倚天屠龙记》中的武功,实际中并没有此功。)

玄冥神掌是一种阴毒非常的掌法、掌力好像雷霆万钧类似,一 股极阴寒的内力冲将过去,敌手刹那间全身酷寒砭骨,受者身现绿色五指掌印,寒毒入体,触手冰冷,宛似摸到一块寒冰 普通、背心上一处宛似炭炙火烧,四周倒是酷寒透骨,寒毒入体,发生发火时痛磨难当,九逝世平生。

鹤笔翁和鹿杖客原“绍敏郡主”赵敏手下,王府中最强的高手,鹤笔翁精通玄冥神掌和鹤笔法,为鹿杖客的师弟。 鹿杖客精通“玄冥神掌”和“鹿杖法”,为鹤笔翁的师兄。

他师兄弟二人自幼同门学艺,从壮到老,数十年来没分别过一天,两人都无老婆儿女,可说是相依为命,原是不分轩轾,但鹿杖客一来是师兄居长,二来智谋远胜,是以鹤笔翁对他历来尊敬。  玄冥二老武功卓绝,只是热中于贫贱荣华,这才以一代高手的成分,投身汝阳王府以供使令。  张无忌少年时曾被他假扮成蒙古兵士并掳去,并向张无忌后心打了一下玄冥神掌,令张无忌简直因玄冥神掌逝世去。  鹤笔翁好酒,后由于明教“光亮右使”范遥设计使得汝阳王小妾韩姬放在鹿杖客床上,鹿杖客色迷心窍准予授予十喷鼻软筋散之解药。  后来张无忌成功从他们手中陷害六大年夜派的高手时,鹤笔翁与师兄鹿杖客最后被张无忌划掉落阴毒武功成为浅显人。 据张三丰所述:“玄冥神掌”乃武林中至阴的掌法,与人对掌若对方内力胜于他,掌力就会还击入人体,若内力不及,就会受其寒毒所伤。最后遭张无忌用九阳神功废掉落内力。

2玄冥掌力

对俞莲舟

俞莲舟两个起落,已奔到马后,左手拍出一掌,身随掌起,按到 了那元兵后心。那元兵竟不回头,倏地还击一掌。波的一声 响,双掌订交,俞莲舟只觉对方掌力好像雷霆万钧类似,一 股极阴寒的内力冲将过去,刹那间全身酷寒砭骨、身子晃了 几下、发展了三步。 那元兵的坐骑也吃不住俞莲舟这一掌的震力,前足忽然 跪地。那元兵抱着无忌,顺势向前一跃,已纵出丈余,展开轻身功夫,刹那间已奔出十余丈。张翠山随着追到,见二哥神情惨白,受伤竟是不轻,急 忙扶住。殷素素心系爱子,没命的追逐,但那元兵轻身功夫极高, 越追越远,到后来只见远处大年夜道上一个斑点,转了一个弯,再 也瞧不到了。

见俞莲舟正闭目打坐,调匀气味。 过了一会,殷素素悠悠醒转,叫道:“无忌,无忌!”俞莲舟惨白的神情也逐步苍白,展开眼来,低声道:“好凶猛的掌力!” 张翠山听师兄开口措辞,知道生命已然无碍,这才宁神, 但还是不敢跟他言语。俞莲舟站起身来,在室中渐渐走了三转,舒展筋骨,说道:“五弟,我平生当中,除恩师以外,从未碰到过如此高手。”

俞莲舟应道:“是。”心下凛然:“本来那人过于稳重,怕我掌力胜他,是以一下去不曾施出玄冥神掌的

全力,不然我此刻多半已然生命不保。下次若再相遇,他下手便不容情了。” 

对张无忌

手掌离她肩头另有尺许,突觉两股无声无息的掌风分自阁下击到,事前竟没半点朕兆,张无忌一惊之 下,双掌翻出,右手接了左边击来的一掌,左手接了从左边击来的一掌,四掌同时相碰,只觉来劲奇强, 掌力中竟夹着一股阴冷非常的冷气。

这股冷气本身熟悉之至,正是幼时缠得他逝世去活来的‘玄冥神掌’掌力。

张无忌一惊之下,九阳神功随念而生,陡然间右胁之上被两敌拍上一掌。张无忌一声闷哼,向后摔出 ,但见攻击本身的乃是两个身形高瘦的老者。这两个老者各出一掌和张无忌双掌比拼,余下一掌却无影无 踪的拍到了他身上。

他这一下好像飞将军突如其来,谁都大年夜吃一惊,即令是玄冥二老这般一等一的高手,事前竟也没丝毫警省。鹿杖客听得长窗决裂,即使抢在赵敏身前相护、和张无忌拚了一掌,居然容身不定、退开两步,待要提气再上,刹那间全身燥热不堪,宛似身入熔炉。

张无忌认出了鹤笔翁的声响,肝火上冲,喝道:“当我年幼小之时,被你擒住,生命简直不保。昔日你还有脸来跟我措辞?接招!”呼的一掌,便向鹤笔翁拍了之前。鹿杖客刚才吃过他的甜头,知道单凭鹤笔翁一人之力,不是他的敌手,抢上前来,向他击出一掌。玄冥二老骇然掉色,目击张无忌第三次举掌击来,不谋而合的各出单掌抵抗。三人真力相变,玄冥二老只觉对方掌力中一股纯阳之气澎湃而至,难当难耐。张无忌掌发如风,想起幼时被鹤笔翁打了一招玄冥 神掌、数年之间不知吃了若干甜头,是以击向鹿杖客的掌力尚留余地,对鹤笔翁却绝不抓紧。二十余掌一 过,鹤笔翁一张青脸已胀得通红,目击对方又是一掌击到、他左掌虚引,意欲化解,右掌却斜刺里重重击 出。只听得拍拍两响,鹤笔翁这一掌狠狠打在鹿杖客肩头,而张无忌那一掌却毕竟没法化开,正中胸口。 总算张无忌不欲伤他生命,这一掌真力只用了三成,鹤笔翁哇的一声,吐出一口鲜血,神情已红得发紫, 身子摇摆,假使张无忌乘势再补上一掌,非教他毙命当场弗成。鹿杖客肩头中掌,也痛得神情大年夜变,嘴唇都咬出血来。 

玄冥二总是赵敏手下顶儿尖儿的能人,岂知不出三十招,便各受伤。赵敏手下众军人固然尽皆掉色,便 是杨逍和韦一笑也大年夜为惊讶。他二人曾亲目击到,那日玄冥二老在武当山出手,张无忌中掌受伤,不料数月之间,竟能停顿神速若是。

玄冥二老比掌败阵,齐声呼啸,同时取出了兵刃。只见鹿杖客手中拿着一根短杖,杖头分叉,作鹿角之形 ,通体漆黑,不知是何物铸成,鹤笔翁手持双笔,笔端锐如鹤嘴,倒是晶光闪亮。他二人跟随赵敏已非一日,但等于赵敏,也从未见过他二人应用兵刃。这三件兵刃使展开来,只见一团黑气,两道白光,刹那间便将张无忌困在垓心。张无忌身边不带兵器、赤手空拳、情势颇见倒霉,但他丝毫不惧,居心要尝尝本身武功,在这两大年夜高手围攻之下,能否能白手抵敌。玄冥二老自恃内力深厚,玄冥神掌是世界绝学,是以一上阵便和他对掌,岂知张无忌的九阳神功却非任何内功所能及,数十掌一过便即落败。他二人的兵刃却以招数诡异取胜,两人的名号就是从所用兵刃而得,鹿角短杖和鹤嘴双笔,每招都是凌厉狠辣,世所罕有。

又有三名好手上前夹攻。张无忌和玄冥二老此时各运神功,数丈方圆以内劲风如刀,那三名好手怎能插得下手去?

张无忌呼呼两掌,使上了十成劲力,将玄冥二老逼得发展三步,展开轻功,向王保保马后追来。玄冥二老和其他三名好手大年夜惊,随后急追。张无忌每当五人追近,便反手向后拍出数掌,九阳神功威力奇大年夜,每掌 拍出,玄冥二老便须闪避,不敢直撄其锋、 鹤笔翁和其他好手大年夜声呼喝,随后追来。可是这山岳高达数百丈,登高追逐,最是考较轻功,玄冥二老内力极强,轻功却非一流,反是别的四五人追在鹤笔翁之前。

此时全力关于身前十八名番僧协力,拍向逝世后这一掌已只不过平常平凡的二成力道。但觉一股阴寒之气从掌中直传过去,刹那间全身发颤,身形一晃,俯身扑倒。本来正是鹿杖客以玄冥神掌忽施狙击。赵敏惊呼:“ 鹿师长教员,停止!”扑上去遮住张无忌身子,喝道:“哪个敢再着手?”鹿杖客本想补上一掌,就此成果了这个生平第一劲敌的生命,但见郡主如此相护,只得收手退开,他纵声长啸,表示已然得手,呼唤错误赶来

张无忌曾与玄冥二老数度交手,知道他二人本来已非本身敌手,本身与渡厄等三僧三度剧斗,武功又 深了一层,要击败二人可说绰绰缺乏。只是二人毕竟修为非同小可,却也不敢忽视,当下展开太极拳法, 圈圈连环,九阳神功从一个个或正或斜的圆圈中透将出来。 玄冥二老渐感阳气炽烈,本身玄冥神掌中收回的阴寒之气,常常被对方逼了回来。

张无忌哼了一声,心想:“这玄冥二老武功已如此了得,若再练成芷若的阴毒武功,尔后作恶,再也无人制得了。”

玄冥二总是顶尖高手,如以第五六层的挪移乾坤功夫关于,却又奈何二人不得。这一拨之下,鹤笔翁右掌 拍出,波的一响,正中鹿杖客肩头。鹿杖客吃了一惊,怒道:“师弟,你干甚么?”

他本想以挪移乾坤之法引得鹤笔翁去打鹿杖客,再引鹿杖客去打鹤笔翁,这时候听了赵敏之言,当下只是牵 引拨动鹤笔翁的拳脚,关于鹿杖客时倒是太极拳的招数

鹿杖客怒道:“是谁先着手了?”他见闻虽博,却不知人间竟有挪移乾坤第七层神功的偌大年夜威力,以鹤笔翁如此武功修为,即令张无忌能胜自杀他,却决计不克不及用借力打力的窍门来倒转他掌力,是以丝毫没怀疑到是张无忌从中作怪。

对杨逍

杨逍和韦一笑齐声怒喝,扑上前去、那两个老者又是挥出一掌,砰砰两声,杨逍和韦一笑腾腾加入数步,只感胸口气血翻涌,酷寒透骨。两个老者身子都晃了一晃,左边那人嘲笑道:“明教好大年夜的名头,却也不过如此!”转过身子,护着赵敏走了。

对范遥

张无忌沉思:“苦梵衲武功之强,只怕和玄冥二老不分高低,虽不知内力若何,但招数神妙,大年夜是劲敌。他只打手式不措辞,难道是个哑巴?可是他耳朵却又不聋。赵姑娘对他颇见礼遇,定是个大年夜有来头的人物。”范遥将此事从头到尾虚拟想象一遍,认为这条计谋固然简略单纯,倒也没有马脚,说道:“我想杨大年夜哥之计可行。鹤笔翁性质狠辣,却不及鹿杖客阴毒多智,只须解药在鹤笔翁身上,我武功虽不及他,当能关于得了。”

对灭尽

灭尽师太回掌还击,已挡不了鹤笔翁的阴阳双掌,左掌和他的左掌相抵,鹤笔翁的右手所发的玄冥神掌终究击在她的背心。那玄冥神掌多么凶猛、昔时在武当山上、乃至和张三丰都对得一掌,灭尽师太身子一晃 ,简直摔倒。

对丐帮

法律长老喝道:“拿下了!”便有四名七袋先生分扑鹿鹤二老。玄冥二老武功奇强,只三招之间,四名七袋先生均已受伤。那白须白发的传功长老站起身来,呼的一掌直向鹤笔翁击去,风生虎虎,威猛已极。

鹤笔翁一招“玄冥神掌”还击了之前。砰的一声巨响,双掌相对,对到三掌以后,传功长老已经是相形见绌。那边厢鹿杖客使动鹿角杖,双战法律长老和掌钵龙头二人,一时难决雌雄,掌棒龙头见传功长老脸 红如血,一步步撤退撤退,不由暗自骇异,心想传功长老功力深厚,乃本帮第一高手,怎地不敌这个老儿?眼 见他对到第五掌时,喘气声响,白须飞舞,已现狼狈之态,虽知他对敌之时历来不爱好互助,但到此地步 ,终不克不及任由他丧生敌手,当下举起铁棒,向鹤笔翁脚下横扫之前。 忽然之间、鹿杖客和鹤笔翁撇下敌手,猛向史火龙冲去,这一下身法奇快,目击史火龙难以抵挡,哪知陈 友谅当赵敏和二老讲话之时,料到二老要以进为退,施此一着,已先行绕到史火龙身边。玄冥二老掌力未 到,陈友谅已在史火龙肩头一推,将他推到了弥勒佛像以后。玄冥二老掌力击出,扑的一声轻响,佛像泥屑纷飞,岌岌可危。鹤笔翁抢上一步,再补上两掌,一尊大年夜佛像半空中倒将上去。 玄冥二老已人庙中呼啸而出,四下不见赵敏,知她已然脱身。两人一声长笑,四掌齐出,顿时有本名丐帮先生中掌倒地,待得传功长老、法律长老等人追到玄冥二老的长笑之声已在十余丈以外,再也追不上了。

对谢逊

张无忌一时捉摸不到她意图安在,斜倚炕上,苦苦思考,忽然想起:“难道她已猜想到我和芷若已有婚姻

之约,是以害了我表妹一人不敷,又想用计再害芷若?难道那玄冥二老分开弥勒佛庙以后,便到这客店中

来算计我寄父和芷若?”一想到玄冥二老,顿时好生惊骇,鹿杖客和鹤笔翁武功其实太强,谢逊即使眼睛不盲,也未必敌得过任何一人。

对周芷若

鹿杖客轻飘飘一掌拍出,正中她小腹。那长短同小可的“玄冥神掌”,周芷若气味立闭,顿时便晕了之前。

侧目望去,见赵敏不住摇摆,似有抱不住周芷若之势,暗道:“不好!芷若中了鹿老儿一掌玄冥神掌,只 怕抵受不住。她练的本是阴寒功夫,再加上这玄冥神掌中世界阴毒之最的冷气,寒上加寒,看来敏妹也禁 受不住了。”当下手上加劲,猛向鹿杖客压去。鹿杖客见他拳法斗变,便即猜知二情意,侧身闪过,叫道 :“师弟,跟他游斗。那姓周的男子身上寒毒发生发火,别让他抽手挽救。”鹤笔翁道:“正是!”

二老对打

手肘微沉,发挥乾坤大年夜挪移心法,拍的一声大年夜响,鹤笔翁的左拳击在鹿杖客的右掌之上。他两人武功一师所传,掌法雷同,功力相若,顿时都震得双臂酸麻,至于何故竟会弄得师兄弟自相拚掌,二人武功虽高,却也不明个中奥妙。两人又惊又怒之际,张无忌双掌又已击 到。玄冥二老还是各出双掌,一守一攻,所使掌法已和刚才全然不合,但被张无忌一引一带,还是鹿杖客 的左掌击到了鹤笔翁的右掌之上,这乾坤大年夜挪移手段之巧,计算之准,实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。

鹿杖客更是肝火勃发,下手绝不容情。他二人艺出同门,武守势均力敌,这一场恶战,也不知斗到甚么时候方休。

3玄冥寒毒

张三丰伸手按在他背心“灵台穴”上,一股憨厚的内力隔衣传送之前。以张三丰此时的内功修为,只需不是立时毙命断气之人,不论受了多重毁伤,他内力一到,定当好转,哪知他内力透进无忌体中,只见他 神情由白转青、由青转紫,身子更是颤抖不已。张三丰伸手在他额头一摸,触手冰冷,宛似摸到一块寒冰 普通,一惊之下,右手又摸到他背心衣服以内,但觉他背心上一处宛似炭炙火烧,四周倒是酷寒透骨。若 非张三丰武功已至化境,这一碰之下,只怕也要冷得颤抖

张三丰扯开无忌背上衣服,只见细皮白肉之上,清清楚楚的印着一个碧绿的五指掌印。张三丰再伸手抚摩 ,只觉掌印处炙热异常,四周倒是冰冷,伸手摸上去时已然极不难受,无忌身受此伤,其难当可想而知。张三丰皱眉道:“我只道三十年前百损道人一逝世,这阴毒非常的玄冥神掌已然掉传,岂知世上居然还有人会这门功夫。

胡青牛一抓到张无忌的手段,只觉他脉搏跳动甚是独特,不由得一惊,再凝神搭脉,心道:“这娃娃所 中寒毒非常古怪,难道竟是玄冥神掌?这掌法久已掉传,世上不见得有人会使。”又想:“若不是玄冥神掌,却又是甚么?如此阴寒恶毒,更无第二门掌力。他中此寒毒为时已久,居然没逝世,又是一奇。是了, 定是张三丰老道以深厚的功力为他续命。现下阴毒已散入五脏六腑,胶缠凝集,除非是神仙才网job.vhao.net救得他活。 ”

张无忌不消询问,看到他的神情,便知没找到前程,心想:“我身中玄冥神掌,阴毒难除,屈指计来 ,原是寿元将尽,不论逝世在哪里,都是一样。只是他好端真个有福不享,妄图做甚么武林至尊,竟陪着我 在这雪窖冰天中活活饿逝世,可叹不幸!”

4治疗寒毒

练完第一卷经籍后,屈指算来,胡青牛估计他毒发毙命之期早已之前,可是他身轻体健,但觉全身真气活动,全无病象,连之前不时发生发火的寒毒侵袭,也要时隔一月以上才偶有所感,而发生发火时也极稍微。不久便在第二卷的经文中读到一句:“呼吸九阳,抱一含元,此书可名九阳真经。”才知道果真就是太徒弟所时辰不忘的真经宝典,欣喜之余,参习更勤。加上那白猿感他治病之德,常采了大年夜蟠桃相赠,那也是健体补元之物。待得练到第二卷经籍的一小半,体内阴毒已被驱得无影无踪了。

本来他在十岁那一年身中“玄冥神掌”阴毒,直至十七岁上方才去净,七年之间,日昼夜夜均在与体内寒毒相抗,命运运限御寒已和呼吸、霎眼普通,不须意念,天但是成。

众人担心张无忌受伤,顾不得追逐,纷纷围拢。张无忌悄悄一笑,右手悄悄摆了一下,意示并没有妨事,体内九阳神功动员,将玄冥神掌的阴寒之气逼了出来,头顶便如蒸笼普通一向有丝丝白气冒出。他解开上 衣,两胁各有一个深深的黑色手掌印。在九阳神功运转之下,两个掌印自黑转紫,自紫而灰,终究消掉不 见。前后不到半个时辰,昔日数年不克不及驱退的玄冥掌毒,此时刹那间便清除净尽。他站起身来,说道:“ 这一下固然阴险,可是毕竟让我们认出了仇人的面貌。”玄冥二老和杨逍、韦一笑对掌之时,已先遭到张无忌九阳神功的冲击,掌力中阴毒已不到平常平凡二成,但杨韦二人兀自打坐命运运限,过了半天赋驱尽阴毒。张无忌关怀太师父伤势,张三丰道:“火工梵衲内功不可,外功固然刚猛,可还及不上玄冥神掌,我的伤不碍事。”

赵敏伸手摸了摸鬓边的珠花,嫣然一笑,说道:“怎样你本身倒像没受甚么伤。”张无忌冷冷的道:“区

区玄冥神掌,未必便伤得了人。”

鹿杖客这一掌狙击,适逢张无忌正以全力带动十八名番僧联手协力的内劲,后背藩篱尽撤,掉了护体真气

玄冥寒毒侵入,受伤实在不轻。他盘膝而坐,以九阳真气在体内转了三转,呕出两口瘀血,才稍去胸口闭塞之气,展开眼来,只见赵敏满脸都是担心的神情。

张无忌回头又望赵敏与周芷若一眼,只见她二人颤抖得更是凶猛了,问道:“敏妹,如何?”赵敏道: “蹩脚!冷得紧!”张无忌吃了一惊,微一思考,已明其理,本来周芷若身中玄冥神掌,阴寒即使凶猛, 也只她一人身受,这时候连赵敏也冷了起来

赵敏本来被周芷若的阴寒之气逼得几欲冻僵,仿佛全身血液都要凝集,得九阳真气一冲,渐觉暖和。但 张无忌单掌抵抗玄冥二老,捉襟见肘,传向赵敏的九阳真气减弱。赵敏全身又格格寒噤。

这一全力发挥,周芷若所中的玄冥寒毒立时便驱赶殆尽。但阴阳二气在人体内交感,此强彼弱,彼强则此弱,玄冥寒毒一尽,九阳真气便去抵销她所练的九阴内力。

5招式

培元固本

举措

身材竖立,站好平肩裆,全身天然抓紧,两手天然下垂于体侧,可握空拳,也可天然张开;两膝可微曲,也可天然伸直,双目平视或稍往下视。

呼吸

用鼻吸口呼法,深吸一口气,一吸究竟,吸到膻中穴部位开端闭气,吸气,把气吸到胸的前半部,不要往眼前吸。一开端,部分人由子气吸不到胸的前半部,便用力地紧减少腹,这就构成了挤气。应当由气盈胸,天然带动小腹凹陷。练一段时间后,一吸气胸脯天然外开,小腹随之变凹陷。闭气时,下颌悄悄内收,百会朝天为度,不必意守。闭气时间以小我耐受力为限,普通初学者十秒至二十秒就好了,不要强求延长时间。当自我感到闭不住气时,用口破音吐出。吐气时,发不发音都可,将气喷出的同时,胸部天然松下,但弗成成心鼓小腹。然后,再用鼻吸气,停止下一个轮回。呼吸的办法是鼻吸气——闭气——吐气,反复停止。在演习过程当中,可以调一下息,即天然呼吸,持续如法闭气。每次练功以半小时为好。

留意事项

(1)练功时,站立务求保持身材中正,均衡,讲究阴阳调和。(2)不加意念,不必意守。(3)练功时,口中产生津液,必定要在调剂呼吸以后再吞咽下,咽时不加意念。(4)部分人初练阶段肋骨及后背能够会出现苦楚悲伤,这是由于肋间软组织活动而至,属正常景象,一周后便可消掉。吸气闭在胸中便可使中丹田之气比较饱满。中丹田为前后气象机交会的地方,久之,真气就充斥中丹田。(5)闭气必定要尽力而行,由于闭气时间太长,头部因临时缺氧会产生头晕,此时应延长闭气时间。练一段时间后,由练功态的脑部缺氧,可改变成不缺氧,平常平凡脑部也就不会缺氧了,如许就调理了大年夜脑。(6)练功吸气后,闭气时心脏跳动减缓,吐气后心率变快也属正常景象。在闭吸时,气机构成了开,此时心脏跳动减弱,有些人会摸不到脉搏,等吐出气后,心脏跳动加快。吸气时,体内气机上升,在胸部交会;呼气时;气机降低。高血压患者按照精确的方法演习,可以降压。 (7)低血压、贫血患者、劳顿过度,和歇息不好者不要立时练功,以避免产生头晕。低血压和贫血患者练功时,可以采取少吸、慢吸、短闭息、少吐、慢吐的办法。歇息不好或劳顿过度以后,要歇息一会再练功。(8)初始练功者,如半小时内不克不及持续吸、闭、吐的大年夜吞吐量的吐纳,可中心加以逆式呼吸法停止调理,普通可闭息吐气三次先行调理一次。但要渐渐过渡到半小时内持续的停止吸、闭、吐的练功。逆呼吸的操作方法:吸气时气升到胸际,呼气时气降至丹田。(9)练功时,下颌微内收是一关卡,卡住气机布在玉堂(两胸肺部)不往上冲击头顶大年夜脑。后颈

天王托塔

举措

(1)预备式:站好平肩裆,全身抓紧,两手天然下垂于体侧,眼睛微闭或开一线之光,凝神敛息一分钟。(2)鼻吸气,气盈胸带动小腹内收的同时,两手紧握成拳,全力绷紧,然后转成下蹲马步。下蹲时,两手从裆前捧气后起立,捧气至膻中(胸前)后两手掌朝外上翻,指尖相对,手心朝天,虎口撑圆上托,持续闭气。上托闭气达最大年夜限制时,两手臂抓紧,外分,从两侧着落,下蹲裆前捧气起立,捧气到丹田时,两掌内翻,指尖相对,掌心朝外向下分置于体侧,然后破音吐气。吐气要一口吐尽。反复停止吸气——闭气——吐气,共做30分钟。

留意事项

(1)练功时,站立务求保持身材中正、均衡,讲究阴阳调和。(2)闭气后,下蹲掌着落与起立掌上翻托举时可稍快些,头上托举又闭息是练功的中间环节和目标,气欲憋还没有憋时,就要做松掌着落捧气和体降马步再复原预备式的举措,此时也要较快些,完成后再吐气。不然,上托举的过渡举措和收式举措过缓,托举时已不克不及闭息,就达不到练功的目标了。(3)托掌时,掌指要以内力暗撑,虎口要圆。(4)至少要练50—100天。(5)本势是增长力量、进步内力、锤炼内劲的最重要的功法,它经过过程举措与呼吸,把练出来的气、力、劲运转于全身的筋、骨、脉、膜、皮;演习者要卖力对待,卖力演习,能把体内的真阳(真火)锤炼,进步,从而达到改良体质的后果。练功到必定的程度,冬季不怕冷,夏天不怕热。

四象合一

(1)面南站立,站好平肩裆,闭目凝神敛息一分钟。然后,双手带气合掌于胸前,反复默念“无极空,太极灵,四象合,玄冥功”口诀9遍,意念要空。

(2)做第二势三遍。

(3)鼻吸气,气盈胸带动小腹内收的同时,两手紧握成拳;两肘盾提,两拳自体侧上提于腋前胸侧。随即变掌,分别向体两侧微划弧推出。两臂推平呈“一”字型后,再将掌劲变成龙爪劲,松肩坠肘并停止吸气,闭气,意念照视指掌,使龙探爪暗劲沉撑。闭气时间达到最大年夜限制时,两臂抓紧成阴掌,松肩垂肘带掌由体侧内合,分别置两腋下,指尖斜朝外。然后,吐气(要一口吐尽)的同时两掌自体侧缓击着落。反复做此举措三遍。

(4)鼻吸气,气盈胸带动小腹内收,同时两手紧握成拳,两肘后提,两拳自体侧上提于腋前胸侧。遂即变掌,同时向体前微划弧推出。两臂约与肩同宽,掌心约与肩平,松肩坠肘并停止吸气,闭气,意念照视指掌,使暗劲将虎口撑圆;闭气时间达到最大年夜限制时,两臂抓紧。变掌心相对,松肩垂肘带掌由体前拉回,分别置两乳外侧,指尖朝前。然后,吐气 (要一口吐尽)的同时,两掌内旋成阴掌,沿胸前、小腹按下,缓击着落。反复做此举措三遍。

然后,向西,向北,向东再各练一遍。

留意事项

(1)鼻吸气时可快些,与举措同时完成。闭息是练功的中间环节,气闭欲毕未毕时,就要做收掌举措。两掌下缓击时,与口之破音喷气的同时完成,弗成提早错后。吐气不要锐意发任何字音,以喷气温馨为度。形体活动凡闭息时为逗留运动举措,凡鼻吸气与口吸气时均为连接举措弗成分化。(2)不要成心延长念诀的时间。经过过程念诀,起到分别震动、磨擦五脏六腑气机的感化,以收敛,动员真气为下势举措调好基本。(3)每个偏向练功各势举措反复3息。做下一举措时,不要逗留,即立时又吸气持续做下势举措。三势练九遍即9息,四个偏向反复操作三势共演习36遍,息法亦合计36息。收功时,正好30分钟阁下。(4) 必须将意念合营好,这是功夫出息快慢的关键之一。(5)本式至少要练3—6个月,才能练最后一式“劈空神掌”。(6)本式是全部功法的核心肠点,是功夫出息的最关键功法,也是上一式的进一步进步功夫,上一式侧重“练”,这一式侧重“运”,是演习内气和内劲在体内运转、凝集的一种功夫,把散在身材各部位的气和劲凝集起来,经过过程经络运转,从而达到增长的目标,也为最后一式的劈空掌把内气内劲收回去打下了坚实的基本。

劈空神掌

在练功场地程度横拉一根线,将两端固定好,线距地约2米。再取两条系钩之线,垂挂于横线上,两线间距为本身一庹宽。在此二垂线上分别按高位(以本身蹲马步桩扬臂 135度处为标准),中位(与肩平),低位(在张臂45度处),拴三个棉球 (棉球大年夜小如鸡蛋)。

举措

平肩裆站立于垂线中心往后约30厘米处,闭目凝神敛息一分钟,然后鼻吸气,负气盈胸带动小腹内收的同时,两掌随吸气暗力撑紧,意念气由丹田至胸又由臂灌注两掌和十指。闭气后,立时将右脚横开成马步桩裆势步,并于下蹲成马步桩的同时,两掌由体侧带气起于腰侧,掌心向上。而后,意转右掌,凝腰带体左转,两脚以脚根为轴,脚掌搓地,改蹲左腿弓,右腿屈之屈弓步。以鼻喷气的同时,右掌翻为立掌向左低位棉球猛击,掌不触棉球,而意念棉球飞起。

再鼻吸气于胸闭气的同时,右转体收脚成马步桩。而后,意转左掌,拧腰带体右转,两脚以脚根为轴,脚掌搓地,改蹲右腿弓,左腿屈之屈弓步。以鼻喷气的同时,左掌翻为立掌向右低位棉球猛击,掌不触棉球,而意念棉球飞起。如此攻击,打完低位,再打中位,继打高位,此为一遍。如此反复演习,共练100遍,计 600掌,凡闭气、喷气600息。尔后,再练养掌,即气沉丹田。如上姿势举措,以缓绵掌劲隔空击打阁下棉球,次数为60遍。终了后,复原平肩裆,漫步5— 10分钟。

留意事项

(1)练劈空掌前, 可选择前面三步功法的个中一步演习,以持续充盈内力,最好是同时演习。(2)击掌的呼吸要合营好,即鼻喷气与击掌同步停止。同时,体内真气由中丹田处敏捷降下,丹田壮紧。击掌完成后,要略停闭息1—2秒钟,然后柔缓吸气收掌。锤炼养掌时,呼吸与举措合营好,并一直保持气沉丹田。掌劲反击要绵缓沉暗。 (3)击掌前行将意念移注于反击的掌心、十指。反击后,改意念棉球气动。(4)如练至击掌气劲能将棉球冲击飞动平直后(含义念成分在内),可将悬挂棉球之线等距逐步外移,至棉球离掌1米远时,棉球能随掌击而飞动扬起,则劈空功夫臻成。 (5)演习到这一步功夫时,虽然还不克不及将棉球击起,但也由于内气运转的原因,请不要随便命运运限,运劲击打在人身上,以避免形成外伤。

6游戏

武功称号:玄冥神掌

出现游戏:《无穷江湖》游戏以中国明朝社会为背景,以中国传统武侠和汗青故事为主题,细心研读金庸、古龙等武侠小说名家之作品,力争展示一个真实宏大年夜的武侠世界。其丰富的游戏内容,精细的游戏画面,均衡的战斗体系,出色风趣的义务,自在多样的生长道路,真实的在线互动交换,完美的客户办事等等将带给玩家不一样的游戏体验。

所属门派:钱帮

武功殊效:寒毒,必须合营本门内功应用。能形成必定程度气功附加伤害,并可同时形成寒毒外伤,寒毒准时发生发火,发生发火时角色四肢发冷,四肢举动麻痹,动弹不得。同时形成敌手在一段时间内不恢复体力。

玄冥神掌

阴毒非常的掌法,受者寒毒入体,发生发火时痛磨难当,九逝世平生

第一式

朝三暮四

第二式

乌云蔽日

第三式

燮云无定

第四式

岑岭入云

第五式

愁云昏暗

第六式

腾云驾雾

第七式

日薄西山

第八式

引天吸玉

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

书中描述

【1】张三丰皱眉道:“我只道三十年前百损道人一逝世,这阴毒非常的玄冥神掌已然掉传,岂知世上居然还有人会这门功夫。”宋远桥惊道:“这娃娃受的竟是玄冥神掌么?”他年纪最长,曾听到过“玄冥神掌”的称号,至于俞莲舟等,连这路武功的名字也从未听见过。

【2】众人沉默少焉。俞莲舟道:“师父,那日先生跟他对掌,此人掌力果真阴乖戾毒,世所罕有,先生当场受伤。可是此刻先生伤势已愈,命运运限用劲,还没有窒滞。”张三丰道:“那是托了你们‘武当六侠’大年夜名的福。以这玄冥神掌和人对掌,若是对方内力胜过了他,掌力回激入体,施掌者不免受大年夜祸。今后再遇上此人,可得切得当心。”

【3】俞莲舟应道:“是。”心下凛然:“本来那人过于稳重,怕我掌力胜他,是以一下去不曾施出玄冥神掌的全力,不然我此刻多半已然生命不保。下次若再相遇,他下手便不容情了。”又想:“我身受此掌,已然如此,无忌小大年纪,只怕……只怕……”

【4】宋远桥道:“刚才我一瞥之间,见此人五十来岁年纪,高鼻深目,似是西域人。”莫声谷道:“此人掳了无忌去,又送他上山来干么?”张松溪道:“此人逼问无忌不得,便用玄冥神掌伤了他,要五弟夫妻亲目击到无忌身受之苦,不能不流露金毛狮王的着落。”莫声谷怒道:“此人好大年夜的胆量,竟敢上武当山来撤野!”张松溪黯然道:“上武当山撒泼的人,昔日难道少了?

【5】张三丰知道此事本来太奇,对方不容易入信,因而源源本本的将无忌若何中了“玄冥神掌”、体内阴毒没法驱出的情由说了,又说他是张翠山逝世后所遗独子,不管若何要保其一命;今朝除学全“九阳神功”以外,再无他途可循,是以愿将自己所学到的“九阳真经”全部告诉少林派,亦盼少林派能见知所学,两边参悟补足。

【6】胡青牛一抓到张无忌手段,只觉他脉傅跳动甚是独特,不由得一惊,再凝神搭脉,心道:“这娃娃所中寒毒非常古怪,难道竟是玄冥神掌?这掌法久已掉传,世上不见得有人会使。”又想:“若不是玄冥神掌,却又是甚么?如此阴寒恶毒,更无第二门掌力。他中此寒毒为时已久,居然没逝世,又是一奇。是了,定是张三丰老道以深厚功力为他续命,现下阴毒已散入五脏六腑,胶缠凝集,除非是神仙才网job.vhao.net救得活他。”当下又将他放回椅中。

【7】胡青牛毕生潜心医术,任何疑问绝症,都是妙手回春,这才博得了“医仙”两字的绰号,“医”而称到“仙”,可见其神乎其技。但“玄冥神掌”所发寒毒,他平生当中从未碰到过,而中此剧毒后居然数年不逝世而缠入五脏六腑,更是匪夷所思。他本已决计不替张无忌治伤,但是碰上了这等毕生难逢的怪症,有如醉翁见佳酿、老餐闻肉喷鼻,怎肯舍却?沉思半天,终究想出了一个妙法:“我先将他治好,然后将他弄逝世。”

【8】须知中国医道,变更多端,并没有定规,同一病症,医者常视寒暑、昼夜、剥复、盈虚、终始、动态、男女、大年夜小、表里、……绪般连累而定医疗之法,变更常常存乎同心专心,少有定规,因之良医与庸医判若云泥。这其间的奥妙,张无忌自是全然不懂,当下将这治法看了几遍,牢切记住那“掌伤治法”的最后一项,乃是“玄冥神掌”,述了伤者症状后,在“治法”二字之下,注着一字:“无”。

【9】张无忌直送到胡蝶谷口,一老一少两年多明天将来日相见,一旦分别,都感依依不舍。胡青牛取出一部手写医书,说道:“无忌,我毕生所学,都写在这部医书当中,以往我一向自秘,没给你看,现下送了给你。你身中玄冥神掌,阴毒难除,我极是过意不去,只盼你参研我这部医书,能想出驱毒的办法。那么我们往后另有相见之时。”张无忌谢过了收下。王难姑道:“你救我夫妻生命,又令我二人亲睦。我原该也将平生功夫传你。但我生平研究的是下毒伤人之法,你学了也无用处。只望你早日痊可,将来我再图补报了。”

【10】张无忌道:“我身中玄冥神掌的阴毒……”金花婆婆走近身来,抓注他的手段,搭了搭他脉搏,奇道:“玄冥神掌?世上果真有这门功夫?是谁打你的?”

【11】金花婆婆大年夜为惊奇,道:“你是武当张五侠的公子,如此说来,那善人所以用玄冥神掌伤你,为的是要迫问金毛狮望族逊和屠龙刀的着落?”张无忌道:“不错,他以诸般毒刑加于我身,我倒是宁逝世不说。”金花婆婆道:“你是确切知道的?”张无忌道:“嗯,金毛狮王是我寄父,我决计不会流露。”

【12】金花婆婆左手一掠,已将他双手握在掌里。只听得骨节格格作响,张无忌双手痛得几欲晕去,又觉一股砭骨冰冷的冷气,从双手传到胸口,这冷气和玄冥神掌又有不合,但一样的难熬难当,金花婆婆柔声道:“乖孩子,好孩儿,你将谢逊的地点说出来,婆婆会医好你的寒毒,再传你一身世界无敌的功夫。”

【13】张无忌不消询问,看到他的神情,便知没找到前程,心想:“我身中玄冥神掌,阴毒难除,屈指计来,原是寿元将尽,不论逝世在哪里,都是一样。

【14】蛛儿眼望远处,幽幽的道:“我要他随我去灵蛇岛上……”殷梨亭插口道:“灵蛇岛?金花婆婆和银叶师长教员是你甚么人?”蛛儿不答,还是自言自语:“……他不但不肯,还打我骂我,咬得我一只手掌鲜血淋漓……”她一面说,一面左手悄悄抚模着右手的手背:“……可是……可是……我照样惦念他。我又不是关键他,我带他去灵蛇岛,婆婆会教他一身武功,想法治好他身上玄冥神掌的阴毒,哪知他凶得很,将人家一番好意,算作了恶意。”

【15】张无忌猛地一惊:“咳,怎地我身上不冷了?”他初中圆真的幻阴指时酷寒难当,但隔了这些时辰,冷气竟已消掉得无影无踪。本来他在十岁那一年身中“玄冥神掌”阴毒,直至十七岁上方才去净,七年之间,日昼夜夜均在与体内寒毒相抗,命运运限御寒已和呼吸、霎眼普通,不须意念,天但是成。

【16】张无忌初见张松溪和殷天正时,心中一喜,但急速喜去忧来,一个是本身的外公,乃是骨肉至亲;一个是父亲的师兄,待他有如亲子,昔时他身中玄冥神掌,武当诸侠均曾不吝消耗内功,尽心极力的为他疗伤,假使两人当中有一人或伤或逝世,在他都是毕生大年夜恨。

【17】手掌离她肩头另有尺许,突觉两股无声无息的掌风分自阁下袭到,事前竟没半点朕兆,张无忌一惊之下,双掌翻出,右手接了从左边击来的一掌,左手接了从左边来的一掌,四掌同时相碰,只觉来劲奇强,掌力中竟挟着一股阴冷非常的冷气。这股冷气本身熟悉之至,正是幼时缠得他逝世去活来的“玄冥神掌”掌力。

【18】众人担心张无忌受伤,顾不得追逐,纷纷围拢。张无忌悄悄一笑,右手悄悄摆了一下,意示并没有妨事,体内九阳神功动员,将玄冥神掌的阴寒之气逼了出来,头顶便如蒸笼普通一向有丝丝白气冒出。他解开上衣,两胁各有一个深深的黑色手掌印。在九阳神功运转之下,两个掌印自黑转紫,自紫而灰,终究消掉不见。前后不到半个时辰,昔日数年不克不及驱退的玄冥掌毒,此时刹那间便清除净尽。他站起身来,说道:“这一下固然阴险,可是毕竟让我们认出了仇人的面貌。”

【19】玄冥二老和杨逍、韦一笑对掌之时,已先遭到张无忌九阳神功的冲击,掌力中阴毒已不到平常平凡二成,但杨韦二人兀自打坐命运运限,过了半天赋驱尽阴毒。张无忌关怀太师父伤势,张三丰道:“火工梵衲内功不可,外功固然刚猛,可还及不上玄冥神掌,我的伤不碍事。”

【20】赵敏浅笑道:“你是明教教主,武功震动世界,怎地遇上了一点儿困难,便像小孩子一样哇哇哭泣刚才你已哭过了,是否是?真是好不害臊。我跟你说,你中了我玄冥二老的两掌玄冥神掌,我是来瞧瞧你伤得如何。不虞你一见人家的面,就是逝世啊活啊的缠个不清。你究竟放不放手?”

【21】赵敏伸手摸了摸鬓边的珠花,嫣然一笑,说道:“怎样你本身倒像没受甚么伤。”张无忌冷冷的道:“戋戋玄冥神掌,未必便伤得了人。”

【22】周芷若目击大年夜祸临头,不虞竟会有人忽然出手相救。她被张无忌搂在胸前,碰着他广大坚实的胸膛,又闻到一股浓郁的须眉气味,又惊又喜,一刹那间身子软软的几欲晕去。要知张无忌以九阳神功和鹿杖客的玄冥神掌相抗,全身真气鼓荡而出。周芷若从未和须眉如此肌肤相亲,何况这须眉又是异昼夜怀念的梦中之伴、意中之人?心中只认为非常的欢乐,四周仇人如在此刻千刀万剑同时斩下,她也无忧无惧。

【23】玄冥二老骇然掉色,目击张无忌第三次举掌击来,不谋而合的各出单掌抵抗。三人真力相变,玄冥二老只觉对方掌力中一股纯阳之气澎湃而至,难当难耐。张无忌掌发如风,想起幼时被鹤笔翁打了一招玄冥神掌,数年之间不知吃了若干甜头,是以击向鹿杖客的掌力尚留余地,对鹤笔翁却绝不抓紧。

【24】玄冥二老自恃内力深厚,玄冥神掌是世界绝学,是以一上阵便和他对掌,岂知张无忌的九阳神功却非任何内功所能及,数十掌一过便即落败。他二人的兵刃却以招数诡异取胜,两人的名号就是从所用兵刃而得,鹿角短杖和鹤嘴双笔,每招都是凌厉狠辣,世所罕有。张无忌心神专注,在三件兵刃之间空来插去,攻守自若,只是一时瞧不明白二人兵刃招数的门路,取胜却也不容易。幸亏鹤笔翁重伤之余,出招已不免窒滞。

【25】她定是你的意中人了?”张无忌脸上一红,说道:“周姑娘和我从小了解。鄙人幼时中了这位……”说着向鹤笔翁一指,“……的玄冥神掌,阴毒入体,周身难以动弹,多亏周姑娘奉养我食饭喝水,此番恩义,不敢有忘。”赵敏道:“如此说来,你们倒是两小无猜之交了。你想娶她为魔教的教主夫人,是否是?”张无忌脸上又是一红,说道:“匈奴未灭,何故家为!”

【26】鹤笔翁见灭尽师太背向本身,忽然一阵黑烟卷到,正是狙击的良机,烟雾当中,一掌击向灭尽师太背心。周芷若和范遥看得清楚,齐声明道:“师父当心!”“老尼姑当心!”但灭尽师太回掌还击,已挡不了鹤笔翁的阴阳双掌,左掌和他的左掌相抵,鹤笔翁的右手所发的玄冥神掌终究击在她的背心。那玄冥神掌多么凶猛,昔时在武当山上,乃至和张三丰都对得一掌,灭尽师太身子一晃,简直摔倒。周芷若大年夜惊,抢上扶住了师父。

【27】谢逊怒道:“好啊,韩夫人,那日你在冰火岛上,对我如何说来?你说我张五弟夫妻为了不肯流露我藏身的地点,在武当山上被人逼得双双自刎;我那无忌孩儿成为没人照顾的孤儿,流浪江湖,到处被人欺负,惨不堪言,是也不是?”金花婆婆道:“不错!”谢逊道:“你说他被人打了一掌玄冥神掌,昼夜苦受煎熬。你在胡蝶谷中曾亲目击他,要他到灵蛇岛来,他却执意不肯,是也不是?”金花婆婆道:“不错!我若骗了你,天诛地灭,金花婆婆比江湖上的下三滥还要不如,我逝世了的丈夫在地下也不得安稳。”

【28】鹤笔翁一招“玄冥神掌”还击了之前。砰的一声巨响,双掌相对,对到三掌以后,传功长老已经是相形见绌。那边厢鹿杖客使动鹿角杖,双战法律长老和掌钵龙头二人,一时难决雌雄,掌棒龙头见传功长老酡颜如血,一步步撤退撤退,不由暗自骇异,心想传功长老功力深厚,乃本帮第一高手,怎地不敌这个老儿?目击他对到第五掌时,喘气声响,白须飞舞,已现狼狈之态,虽知他对敌之时历来不爱好互助,但到此地步,终不克不及任由他丧生敌手,当下举起铁棒,向鹤笔翁脚下横扫之前。

【29】张无忌心想:“还不是一样?”右掌拍出,与二僧双掌相接,微一凝力,正要运劲斜推,忽听得眼前脚步轻响,有人挥掌拍来。他左掌向后拍出,待要将这掌化开,可是他的乾坤大年夜挪移心法全恃九阳神功为根,此时全力关于身前十八名番僧协力,拍向逝世后这一掌已只不过平常平凡的二成力道。但觉一股阴寒之气从掌中直传过去,刹那间全身发颤,身形一晃,俯身扑倒。本来正是鹿杖客以玄冥神掌忽施狙击。

【30】周芷若惊慌掉措之下,鹿杖客轻飘飘一掌拍出,正中她小腹。那长短同小可的“玄冥神掌”,周芷若气味立闭,顿时便晕了之前。

【31】张无忌见鹿杖客下辣手打伤周芷若,又言语对赵敏无礼,更想起幼时中了他二人的“玄冥神掌”,不知吃了若干甜头,夙怨新仇,刹那间都涌上心头,说道:“敏妹,你且退后,这两个老家伙我见了便心头有气,昔日要好好的跟他们打上一架。”

【32】玄冥二老渐感阳气炽烈,本身玄冥神掌中收回的阴寒之气,常常被对方逼了回来。

【33】斗到百余应时,张无忌偶一转身,只看法下两个黑影悄悄颤抖,正是月光照射在赵敏与周芷若身上的影子,心中一凛,侧目望去,见赵敏不住摇摆,似有抱不住周芷若之势,暗道:“不好!芷若中了鹿老儿一掌玄冥神掌,只怕抵受不住。

【34】她练的本是阴寒功夫,再加上这玄冥神掌中世界阴毒之最的冷气,寒上加寒,看来敏妹也经受不住了。”当下手上加劲,猛向鹿杖客压去。

【35】张无忌吃了一惊,微一思考,已明其理,本来周芷若身中玄冥神掌,阴寒即使凶猛,也只她一人身受,这时候连赵敏也冷了起来,想必是赵敏好意,伸掌助周芷若运功抗御。她二人功力相差甚远,周芷若的内功又非常奇异,乃至赵敏救人不得,反受其累。张无忌双拳大年夜开大年夜阖,只盼尽速击退二老。但二老离得远远地,忽前忽后,只是拖延,不跟他正面为敌。

【36】周芷若取得藏在倚天剑中的“九阴真经”后,生怕谢逊和张无忌知觉,只是晚间偷练,而光阴迫促,没法从扎基本的功夫中墨守成规,是以内力不深,所习均为真经中落于下乘的阴毒武功,她中了“玄冥神掌”后,本想将阴寒之气转入赵敏体内,待得张无忌出手相援,只觉全身暖洋洋地非常温馨,正感力量渐长,想要分开赵敏的手掌,一挣之下,竟似被一股极强的粘力吸住了,挣之不脱,自知刚才赵敏的手掌被她背心粘住,此刻她背心反被赵敏手掌粘住,均是内力强弱有别之故,不由大年夜惊。

【37】张无忌驱寒毒,但觉本身的九阳真气送将出去,赵敏手上总是传来一股冷气与之相抗,他只道玄冥神掌的寒毒还没有驱尽,不住的加力施为,哪想到他每送一分九阳真气之前,便消去了周芷若苦苦练得的一分九阴真气。周芷若暗暗叫苦,却又声张不得,自知只需一张口措辞,立时狂喷鲜血,真气泄尽而亡。

【38】周芷若如遇大年夜赦,脱了粘力,自知这么一来,所中玄冥神掌的寒毒虽已驱尽,但本身的九阴内力却也消耗极重,目击张无忌舞动屠龙刀专心攻敌,立即伸出五指,挥手疾往赵敏顶门插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