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 铁掌

以后地位:首页>武功大年夜全>铁掌

铁掌

中文名
铁掌
别称
所属书本
射雕豪杰传
出现次数
120次
属性
武功

铁掌

铁掌功法,掌力刚猛,乃是铁掌帮仗以成名之掌法。铁掌功夫在武学诸派掌法当中号称「刚猛第一」。

1金庸笔下的掌法

掌法简介

铁掌乃金庸武侠小说内说起的功法,掌力刚猛,乃是铁掌帮仗以成名之掌法。根据《倚天屠龙记》描述,铁掌功夫在武学诸派掌法当中号称「刚猛第一」。铁掌帮帮主「铁掌水上飘」裘千仞曾以铁掌重挫衡山派诸武师,招致衡山一脉萎靡不振,是役称为「铁掌歼衡山」。

原文简介

这铁掌功夫岂同平常?铁掌帮开山建帮,数百年来扬威华夏,靠的就是这套掌法,到了上官剑南与裘千仞手里,更多化出了很多精微招术,威猛虽不及降龙十八掌,但掌法精奇奇妙,犹在降龙十八掌之上,铁掌功在武学诸派掌派当中向称刚猛第一。

应用者

上官剑南(裘千仞之师,铁掌帮于其任内多行侠义之士,致豪杰宩附,足可与丐帮平起平坐,铁掌曾经其改进)

裘千仞(绰号「铁掌水上飘」,掌法轻功俱极高超,将其师所传掌法加以改进,达到巅峰,后拜一灯为师,法名「慈恩」,铁掌帮遂亡)

完颜萍(拜铁掌帮旧部为师,学会帮中掌法、擒拿手及刀法)

杨过( 由完颜萍身上学会残破不存的掌法,徒具其形,运劲的心法等等均付厥如)

郭襄(与杨过类似,仅学会铁掌功残破不全的掌法招式)

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

书中描述

【1】那老者微一欠身,也不回札,淡淡的道:“陆庄主不用多礼。”陆庄主道:“敢问太公高姓大年夜名。”老者道:“老夫姓裘,名叫千仞。”陆庄主惊道:“敢是江湖上人称铁掌水上飘的裘老前辈?”裘千仞悄悄一笑,道:“你倒好忘性,还记得这个绰号。老夫已有二十多年没在江湖上走动,只怕他人早忘记啦!”

【2】“铁掌水上飘”的名头早二十年在江湖上确长短同小可。陆庄主知道此人是湖南铁掌帮的帮主,本来雄霸湖广,后来不知何故,忽然封剑归隐,光阴隔得久了,江湖后代便都不知道他的名头,见他忽然这时候辰到来,好生惊奇,问道:“裘老前辈驾临敝地,不知有何贵于?如有效得着晚辈的地方,当得效力。”

【3】这位是铁掌水上飘裘老前辈。”柯镇恶惊道:“是裘千仞老前辈?”裘千仞仰天大年夜笑,神情甚是自得。

【4】郭靖却道:“没事!我再尝尝。”挺起胸膛,走到裘千仞眼前,叫道:“你是铁掌老豪杰,再打我一掌。”裘千仞大年夜怒,运劲使力,蓬的一声,又在郭靖胸口打了一掌。郭靖哈哈大年夜笑,叫道:“师父,蓉儿,这老儿武功稀松平常。他不打我倒也罢了,打我一掌,却漏了基本底细。”一语方毕,左臂横扫,逼到裘千仞的身前,叫道:“你也吃我一掌!”

【5】黄蓉纵身之前,双臂张开,问道:“你头顶铁缸,在水面上走过,那是甚么功夫?”裘千仞道:“这是我的独门轻功。我绰号‘铁掌水上飘’,这就是‘水上飘’了。”黄蓉笑道:“啊,还在信口胡吹,你究竟说不说?”

【6】郭靖点头道:“对,亏得大年夜哥聪慧,料到了这着,假使是我,定是上了他们的大年夜当。”周伯通摇头道:“说到聪慧聪颖,世界又有谁及得上黄老邪的?只不知他用甚么办法,居然找到了一个跟他普通聪慧的老婆。那时辰黄家嫂子悄悄一笑,道:‘周大年夜哥,你号称老顽童,人可不糊涂啊,你怕我刘备借荆州是否是?我就在这里坐着瞧瞧,看完了立时还你,也不消到天亮,你不宁神,在旁边守着我就是。’“我听她这么说,就从怀里取出经籍,递了给她。黄家嫂子接了,走到一株树下,坐在石上翻了起来。黄老邪见我神情之间总是有点心有余悸,说道:‘老顽童,当世之间,有几小我的武功胜得过你我两人?’我道:‘胜得过你的未必有。胜过我的,连你在内,总有四五人罢!’黄老邪笑道:‘那你太捧我啦,东邪、西毒、南帝、北丐四小我,武功各有所长,谁也胜不了谁。欧阳锋既给你师哥破去了“蛤蟆功”’,那么十年以内,他是比兄弟要逊一筹的了。还有个铁掌水上飘裘千仞,听说武功也很了得,那次西岳论剑他却没来,但他功夫再好,也未必真能入迷入化。老顽童,你的武功兄弟决计不敢藐视了,除这几小我,武林中数到你是第一。咱俩联起手来,并世无人能敌。’我道:‘那天然!’黄老正道:‘所以啊,你何必迟疑未定?

【7】待得少焉,只见刘处玄陪着一个白须白发的老头走进店来,那老头身披黄葛短衫,足穿麻鞋,手里挥着一柄大年夜葵扇,边笑边谈的进店,见到全真五子只悄悄点了点头,仿佛绝不把众人放在眼里。只听刘处玄道:“这位是铁掌水上飘裘老前辈,我们昔日有幸拜会,真是缘法。”

【8】裘千仞一呆,笑而不答,心上钩算若何圆谎。丘处机抢着问道:“刘师弟,你可瞧见追逐师叔的那二人是多么样人?”刘处玄道:“一个穿白袍,另外一个穿青布长袍。他们奔得好快,我只模糊瞧见那穿青袍的面庞非常古怪,像是一具僵尸。”裘千仞在归云庄上见过黄药师,急速接口道:“是啊,杀逝世老顽童的,就是这个穿青市长袍的黄药师了。他人又哪有这等本领?我要上前劝止,可惜已迟了一步。唉,老顽童可逝世得真惨!”铁掌水上飘裘千仞在武林中名声甚响,乃是大年夜有成分的前辈高人,全真六子哪想到他是信口开合,一刹那人人悲忿异常。丘处机把店中板桌拍成震天价响,自又把黄药师骂了个狗血淋头。黄蓉在隔室听得末路怒异常,她倒不怪裘千仞造谣,只怪丘处机不该这般骂她爹爹。

【9】离开林外,忽听一个破钹般的声响从林中传出:“千仞兄,久闻你铁掌老豪杰的威名,兄弟甚盼仰望仰望你的绝艺神功,可惜昔时西岳论剑,老兄未克参与。现下抛砖引玉,兄弟先用微末功夫成果一个,再请老兄发挥铁掌雄风若何?”接着听得一人大声惨叫,林顶树梢闲逛,一棵大年夜树倒了上去,郭靖大年夜吃一惊,下马抢进林去。

【10】欧阳锋素闻裘千仞武功极其了得,昔时曾以一双铁掌,打得威震天南的衡山派众武师逝世伤枕藉,衡山派就此萎靡不振,不克不及再在武林中占一席地,怎样他昔日连黄蓉如许一个小女孩儿也打不过,难道他真的脸上也有内功,以反激之力伤了对方?不只此事闻所未闻,看来情势也是不像,正自迟疑,一昂首,猛见黄药师肩头斜挂蜀锦文囊,囊上用白丝线绣着一只骆驼,正是本身侄儿之物,不由得心中一凛。自杀了谭处端与梅超风后去而复回,正是来接侄儿,心想:“难道黄药师竟杀了这孩子给他徒儿报仇?”颤声问道,“我侄儿如何啦?”

【11】欧阳锋心道:“难道这老儿真是浪得虚名,一生沽名钓誉?”黄药师见他渐渐站直身子,已估中二心思,从女儿手中接过那铁铸的手掌,见掌心刻着一个“裘”字,掌背刻着一片水纹,心想:“这是湘中铁掌帮帮主裘千仞的令牌。二十年前这令牌在江湖上真有莫大年夜的威势,不论是谁拿在手中,东至九江,西至成都,听凭通行无阻,诟谇两道,见之尽皆凛遵,近年来久已不闻铁掌帮的名头,也不知是散了照样怎的,岂难道这令牌的主人,竟是一个大年夜言无耻的糟老头儿么?”心下沉吟,将铁掌还给女儿。

【12】欧阳锋见了铁掌,侧目注目,脸上也大年夜有惊讶之色。

【13】只见他苦着脸,手中拿着黄药师给他的那幅画。本来刚才大年夜雨当中,这幅画可教雨水毁了,黄蓉连叫:“可惜!”接过画来看时,见纸张破损,墨迹模糊,已没法装裱修补,正欲放下,忽见韩世忠所题那首诗旁,模糊多了几行字迹。靠近细看,本来这些字写在裱画衬底的夹层纸上,若非画纸淋湿,决计不会浮现,只是雨浸纸碎,字迹已残破难辨,但看那字迹分列情状,认得出一共是四行字。黄蓉细心辨认,渐渐念叨:“…穆遗书,…铁掌…,中…

【14】郭靖叫道:“这说的是武穆遗书!”黄蓉道:“确然无疑。完颜洪烈那贼子推算武穆遗书藏在官中翠寒堂畔,可见石匣虽得,遗书却无影踪,看来这四行字是遗书地点的严重年夜关键……铁掌……中……峰……”她沉吟少焉,说道:“那日在归云庄中,曾听陆师哥和你六位师父议论那个哄人家伙裘千仞,说他是甚么铁掌帮的帮主。又说这铁掌帮威震川湘,大张旗鼓年夜,实在凶猛,难道这武穆遗书,竟会跟裘千仞有关?”郭靖摇头道:“只如果裘千仞弄的玩意,我就说甚么也不信赖。”黄蓉浅笑道:“我也不信。”

【15】只听得楼边一棵大年夜柳树上蝉鸣一向,黄蓉道:“这蝉儿成天一向的大年夜叫‘知了,知了’,却不知它知些甚么,本来虫儿中也有大年夜言不惭的家伙,倒教我想起了一小我,好生记挂于他。”郭靖忙问:“谁啊!”黄蓉笑道,“那位大年夜吹法螺皮的铁掌水上飘裘千仞。”郭靖哈哈大年夜笑道:“这老骗子……”

【16】一言未毕,忽听酒楼角里有人古里古怪的说道:“连铁掌水,982@上飘裘老儿也不瞧在眼里,好大年夜的口气!”郭、黄二人向声响来处瞧去,只见楼角边蹲着一个神情漆黑的老丐,衣衫褴楼,望着二人嘻嘻直笑。郭靖见是丐帮人物,立即宁神,又见他神情和气,当下拱手道:“老前辈请来共饮三杯若何?”那老丐道:“好啊!”便即过去,黄蓉命侍者添了一副杯筷、斟了一杯酒,笑道:“请坐,饮酒。”

【17】鲁有脚道:“我听黎生黎兄弟说起,知道两位在宝应所干的事迹,真是有志不在年高,无志空长百岁。令人甚是敬佩,难怪洪帮主这等看重。”郭靖起立逊谢。鲁有脚道:“刚才听两位谈起裘千仞与铁掌帮,对他的情状好像彷佛不甚知晓。”黄蓉道:“是啊,正要就教。”鲁有脚道:“裘千仞是铁掌帮帮主,这铁掌帮在两湖四川一带气势极大年夜,帮众舍己为人,无恶不作。起先还只是勾搭官府,现下愈来愈狠,居然拿出财帛贿赂上官,本身做起官府来啦。更可恨的是私通金国,干那边应外合的勾当。”

【18】鲁有脚道:“那倒没有,听说他在深山当中隐居,修练铁掌神功,足足有十多年没下山了。”黄蓉笑道:“你上当啦,我见过他几次,还交过手,说到他的甚么铁掌神功,哈哈……”她想到裘千切假装腹泻逃脱,只瞧着郭靖格格直笑。鲁有脚正色道:“他们闹甚么玄虚,我虽其实不知晓,可是铁掌帮近年来好生旺盛,实是弗成轻侮。”郭靖怕他朝气,忙道:“鲁大年夜哥说得是,蓉儿就爱瞎笑。”黄蓉笑道:“我几时瞎笑啦?啊唷,啊唷,我肚子痛。”

【19】彭、梁二人惊诧回想,又见两道蓝色光焰冲天而起,这光焰离君山约稀有里,发自湖心。简长老道:“帮主,有贵客到啦。”杨康一惊,问道:“是谁?”简长老道:“铁掌帮的帮主。”杨康不知铁掌帮的来历,问道:“铁掌帮?”简长老道:“这是川湘的大年夜帮会,他们帮主前来拜山,须得好好接待。这两个小贼,待会发落不迟。”杨康道:“也好,就请简长老延接宾客。”

【20】简长老迎上前去,说了一番江湖套语,神志极其恭谨,然后给杨康引见,说道:“这位是铁掌水上飘裘老帮主,神掌无敌,威震当世。这位是敝帮昔日新接任的杨帮主,少年豪杰。两位多亲远亲近。”

【21】他掌缘甫触杖头,还没有抓紧,已向里夺。简长老武功殊非泛泛,一惊之下,抓杖不放,裘千仞竟没将杖夺到,右掌似风,忽地向左横扫,当的一声,击在钢杖腰里。简长老双手虎口震裂,鲜血长流,再也把持不住,钢杖被他夺了之前。裘千仞横杖反挑,同时架开彭、梁二老的刀剑,收杖之际,右肘乘势撞向鲁有脚面门,于少焉之间便将丐帮四老尽皆逼开。群丐相顾骇然,各取兵刃,只待帮主号令,就要拥上与铁掌帮拚斗。

【22】裘千仞冷然说道:“铁掌帮和贵帮历来河水不犯井水,闻得贵帮昔日大年夜会君山,鄙人好意前来拜会,贵帮帮主何故一会晤就给鄙人一个下马威?”

【23】裘千仞道:“前几日敝帮有几位兄弟奉老朽之命出外干事,不知怎生惹末路了贵帮两位同伙,将他们打得重伤。敝帮兄弟学艺不精,本来没有话说,只是江湖上宣扬开来,铁掌帮这个脸却丢不起,老朽不识提拔,方法教领教贵帮两位同伙的手段。”

【24】杨康对丐帮兄弟原无丝毫爱护之心,岂敢为了两名帮众而再冒犯于他,当下说道:“是谁擅自生事,和铁掌帮的同伙动过手啦?快出来向裘老帮主赔礼。”

【25】本帮帮规第四条言明,凡我帮众,须得抱不平,救苦扶难。前日我们两人路见铁掌帮的同伙欺负良平易近,还要掳掠妇女,我二人忍耐不住,是以出头阻拦,动起手来,伤了铁掌帮的同伙。”

【26】裘千仞淡淡一笑,道:“这件事如此了却,倒也爽快。现下我要给贵帮送一批礼品。”左手一挥,他逝世后数十名黑衣大年夜汉翻开携来的箱笼,大家手捧一盘,躬身放在杨康身边,盘中金光灿然,尽是金银珠宝之属。众丐见他们忽然拿出金珠,更是惊讶。裘千仞道,“铁掌帮固然有口饭吃,可拿不出这等重礼,这份礼品是大年夜金国赵王爷托老朽转送的。”

【27】裘千仞想不到对方竟一口准予,脸上毫无难色,倒也颇出料想以外,转念一想,料来此人年青脆弱,刚才给本身铁掌一捏之下,痛得逝世去活来,心中怕极,此刻本身不论说甚么,他都不敢有丝毫背背,但丐帮在南方根深抵固,岂能说撤便撤?过后群丐计议,必将反悔,须当敲钉转脚,让丐帮将来没法反口,因而说道:“大年夜丈夫一言而决。杨帮主昔日亲口准予,丐帮众兄弟撤过大年夜江,往后不再北返的了?”

【28】裘千仞见情势不佳,若不将鲁有脚制住,只怕此行难有成就,当下嘲笑一声,对杨康道:“杨帮主,这位鲁长老跋扈得紧哪?”一语方罢,双手爆发,猛往鲁有脚肩上拿去。鲁有脚当他嘲笑之时,已有防备,知他手掌凶猛,不敢硬接,猛地里身形急矮,已从他胯下钻过,腰未伸直,呼呼呼三脚往他臀上踢去。他名字叫鲁有脚,这腿上功夫果真甚是了得,出足快捷无伦。裘千仞见他忽从本身胯下钻过,心想此人招数好怪,认为逝世后风响,匆忙回掌力拍,鲁有脚第三脚若是将劲用足,原可踢中他后臀,但如果被对方铁掌击中,本身足胫却也经受不起,足到中途,硬生生收转,一个筋斗,从他身边翻过,忽然一口浓痰向裘千仞脸上吐去。裘千仞侧头避过,见他怪招百出,不觉一怔。

【29】胖瘦二丐见钢索扫到,忙纵身跃起闪避。郭靖舞动钢索,化成一道索墙,盖住前、左、后三方,却将左面留出空闲。这马脚正在胖瘦二丐身前,其他六丐却尽被钢索阻住,急切间攻不出来。二丐见有隙可乘,立时扑上,只听得简长老急叫道:“攻不得!”但为时已然不及,郭靖掌去如风,拍拍两掌,分别击在二丐肩头。二丐身不由主的疾飞而出,撞向铁掌帮的一众黑衣汉子。

【30】砰砰两响,撞倒了两名黑衣汉子。裘千仞原在一旁袖手不雅战,见二丐飞跌而出,也漫不经心,但听到相撞之声,却不由得吃了一惊,心道:“我们的人非逝世必伤。”抢上前去,只见胖瘦二丐已一跃站起,并没有毁伤,铁掌帮的两名帮众却已被撞得筋折骨断,爬在地下。裘千仞大年夜怒,刚欲回头,只听逝世后风响,又有两名丐帮的八袋先生被郭靖以掌力甩了出来。

【31】裘千仞知道郭靖所使的这般隔物传劲之力是远重近轻,丐帮先生亲受者小,但被他们撞着了,受力倒是极重,当下回臂将一丐往无人处斜里推出,随即双掌并拢,呼的一声,往另外一丐背心击去。这一击是他生平赖以成名的铁掌功夫,若是胜过郭靖掌力,便不只抵消了来力,还能以余力重创那丐,不然本身纵不受伤,也会被击得摔倒或是撤退撤退。

【32】丐帮四老和黄蓉知他这双掌一击是正面和郭靖的功力比拚,胜负之间,关系非小,俱都凝神注目,但见他双掌收回,那八袋先生倒飞丈许,随即悄悄巧巧的落在地下,呆了一呆,转身又向郭靖奔去,竟是丝毫没有受伤。这一来,丐帮四老均知郭靖与裘千仞的武功大年夜致是在手足之间,固然郭靖稍有不及,却也相差不远,实是可惊可畏。黄蓉更感惊奇:“这老骗子功夫甚是平常,怎能挡得住靖哥哥这一掌之力?这是硬接硬架的真本领,切切不克不及施甚卑劣手段,好教人难以索解。”裘千仞一招接过,已试出郭靖的真实功夫,以内力修为而论,本身尚胜他半筹,但这小子与丐帮友敌难分,本身身在险地,犯不着在此与他拚斗,当下右手一挥,束缚铁掌帮诸人迟后。

【33】黄蓉叫道:“我丐帮纵横世界,昔日却被人遇上门未欺负。黎生、余兆兴两位兄弟给人逼逝世,鲁长老身受重伤,那是为了甚么原因?”群丐冲动义愤,倒有折半回头过去听她措辞。黄蓉又道:“只由于这姓杨的奸贼与铁掌帮勾搭通同,造谣说洪老帮主去世。你们可知这姓杨的是谁?”群丐纷纷叫道:“是谁?快说,快说。”有的却道:“莫听这女贼言语,乱了情意。”

【34】黄蓉叫道:“此人不是姓杨,他姓完颜,是大年夜金国赵王爷的儿子,他是居心来灭我们大年夜宋来着。”群丐俱各惊诧,却无人肯信。黄蓉沉思:“这事一时之间难以教众人信赖,只好以毒攻毒,且栽他一赃。”探手入怀,一摸怀中各物幸亏未被搜去,立即取出那日朱聪从裘千仞身上偷来的铁掌,高高举起,叫道:“我刚才从这姓完颜的奸贼手中抢来这器械。大年夜家瞧瞧,那是甚么?”

【35】有人叫了起来:“这是铁掌帮的铁掌令啊,怎样会在他的手里?”

【36】黄蓉大年夜声道:“是啊,他是铁掌帮的奸细,身上天然带了这个标记。丐帮在南方抱不平,已有几百年,为甚么这姓杨的擅自准予撤向江南?”

【37】第二十八回 铁掌峰顶

【38】黄蓉又道:“这大年夜金国的完颜小贼邀了铁掌帮做副手,暗使奸计害我,偷了帮主的打狗棒来哄人,你们怎样不辨长短,胡乱信赖?我帮四大年夜长老孤陋寡闻,怎地连这一个小小的奸计竟也瞧不破、识不透?”群丐忽然听她出言相责,不由得望着四大年夜长老,各有相疑之色。

【39】本来杨康见黄蓉与简长老刚动上手,便占优势,知道若不走为上着,立时生命难保,乘着众人全神不雅斗之际,静静溜到铁掌帮帮众当中,恳求相救。

【40】两人抬开端来,突然照面,三小我都吃了一惊。下去的正是铁掌水上飘裘千仞。

【41】黄蓉沉思:“我若转身撤退撤退,他必照我后心一掌。这老贼铁掌凶猛,只怕躲避不开。”只得悄悄一笑,说道:“裘老爷子,寰宇真小,咱俩又会晤啦。”心中却在暗筹脱身之策:“我且跟他耗着,等靖哥哥赶到就不怕他啦。”

【42】黄蓉道:“靖哥哥,打,别理他胡说。”郭靖昨晚在君山之巅见到裘千仞的铁掌功夫,真个锋锐狠辣,精巧绝伦,不在周伯通、黄药师、欧阳锋诸人之下,本身很有不如,此时狭路重逢,哪敢有丝毫轻敌之意?当下气聚丹田,四肢百骸无一不松,全神待敌。

【43】裘千仞双手拉住裤腰,说道:“两个娃娃且听你爷爷说,这两日你爷爷贪饮贪食,吃坏了肚子,可又要出恭啦。”黄蓉只叫:“靖哥哥打他。”本身却不敢向前,反而撤退撤退数步。裘千仞道:“我料知你们这两个娃娃的情意,不让你爷爷好好施点本领经验一顿,总是难以信服,偏生你爷爷比来闹肚子,到得逝世活关头上,肚子里的器械总是出来捣乱。好罢,两个娃娃听了,七日以内,你爷爷在铁掌山下相候,你们有种来么?”

【44】黄蓉听他爷爷长、娃娃短的胡说,手中早就暗扣了一把钢针,只待他说到兴趣勃勃确当口,要以“满天花雨”之技,在他全身钉上数十枚针儿,瞧他还敢不敢乱嚼舌根?心中正自算计,忽然听到“铁掌山下”四字,立时想起曲灵风遗画中的那四行秘字,心中一凛,接口道:“好啊,任你是龙潭虎穴,我们也必来闯上一闯。到那时我们可得来真的,不准你再混闹赖皮了。

【45】铁掌山在哪里?怎生走法?”

【46】裘千仞道:“从此处向西,常常德、辰州,溯沅江而上,泸溪与辰溪之间有座形如五指向天的平地,那就是铁掌山了。那山情势险恶,你爷爷的四肢举动又凶猛非常,两个娃娃若是害怕,那乘早向你爷爷赔个不是,也就别来啦。”

【47】黄蓉俯下身来,拿着头上珠钗在地下画来画去,又过少焉,叹口气道,“我可想不出这老儿在闹甚么玄虚啦。我们到了铁掌山,毕竟会有个内情毕露。”郭靖道:“到铁掌山干么?其间大年夜事已了,我们快找师父去。这糟老头儿就爱捣乱,岂能拿他作真?”黄蓉道:“靖哥哥,我问你。爹爹给你那幅画给雨淋湿了,透了些甚么字出来?”郭靖搔了搔头道:“那些字残破不全,早瞧不出甚么意思啦。”黄蓉笑道:“那你不会想么?”郭靖明知本身想不出,就算想出甚么,也决不如黄蓉想得明白,忙道:“好蓉儿,你必定想出了,快说给我听。”

【48】黄蓉念了一遍:“武穆遗书,在铁掌山。”郭靖双掌一拍,大年夜声叫道:“好啊,我们快去!铁掌帮与金人勾搭,定会将这部宝书献给完颜洪烈。下面两句是甚么呢?”黄蓉笑道:“你本身不消心思,偏爱催人家。那老儿说这铁掌山形如五指,那第三句只怕是‘中指峰下’四字。”郭靖鼓掌叫道:“对对,蓉儿你真聪慧。第四句,第四句!”黄蓉沉吟道:“我就是想不出这句啊。第二……节,第二……节。”头一侧,秀发微扬,道:“想不出,我们去了再说。”

【49】两人纵马引雕,径自西行,过常德,经桃源,下沅陵,不一日已到泸溪,询问铁掌山的地点,倒是人人摇头不知。两人好生掉望,只得寻一家小客店宿了。晚间黄蓉问起本地名胜事迹,店小二滚滚一向的说了很多,却一直不提“铁掌山”三字。黄蓉小嘴一撇,道:“这些去处也平常得紧。泸溪毕竟是小处所,有甚好山好水?”那店小二受激,甚是不忿,道:“泸溪虽是小处所,可是猴爪山的风景,别处哪里及得上?”黄蓉心中一动,忙问:“猴爪山在哪里?”那店小二不再答话,说道:“恕罪则个。”出房去了。

【50】黄蓉心想:“若是交手轰动了人,盗书就不容易了。”心血来潮,从怀中取出裘千仞的那只铁掌,托在手中,走上前去,也是一言不发。两名汉子向铁掌一看,脸上各现惊奇之色,躬身施礼,闪在道旁。黄蓉出手如电,竹棒突伸,悄悄两颤,已点中二人穴道,抬腿将二人踢入长草丛中,直奔灯火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