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 神龙教

以后地位:首页>门派大年夜全>神龙教

神龙教

门派称号
神龙教
起事人数
一千零二十三名
总舵地址
辽东神龙岛
成立时间
1640年阁下
门派主旨
一统江湖,独霸武林
门派教众
数万之众
历任教主
洪安通(创教教主,亡教教主)
重要成就
傲视武林
武功绝学
化骨绵掌、豪杰三招、美人三招
门派标语
仙福永享,寿与天齐

神龙教

在金庸小说中,神龙教为明末清初江湖一邪教,早期由教主洪安通及辖下五龙使等诸多武林人物所创。目标在于一统江湖,由神龙教来引导全部武林。最后神龙岛被韦小宝带领的清兵炮轰,幸存者最后被洪安通杀光,只留下苏荃和韦小宝

在金庸小说中,神龙教为明末清初江湖一邪教,早期由教主洪安通及辖下五龙使等诸多武林人物所创。目标在于一统江湖,由神龙教来引导全部武林。最后神龙岛被韦小宝带领的清兵炮轰,幸存者最后被洪安通杀光,只留下苏荃和韦小宝

目次

  • 1 地理地位
  • 2 组织
  • 3 主旨
  • 4 神龙教人物简介
    • 4.1 神龙教教主
    • 4.2 神龙教教主夫人
    • 4.3 五龙使
    • 4.4 教众
      • 4.4.1 青龙门
      • 4.4.2 白龙门
      • 4.4.3 黑龙门
      • 4.4.4 黄龙门
      • 4.4.5 赤龙门
      • 4.4.6 其他
    • 4.5 教徒

地理地位

神龙教教址在辽东神龙岛(蛇岛),海路由西至塘沽口,西连京师、山海关,北至旅顺口,北连长白山、雅克萨。

组织

辖下分为青、白、黑、黄、赤五龙,分别由五龙使掌管,另有若干武功高强的教众,陆高轩担任疗伤疗毒。

主旨

一统江湖

神龙教人物简介

神龙教教主

  • 洪安通

神龙教教主夫人

  • 苏荃

五龙使

  • 青龙使: 许雪亭
  • 白龙使: 锺志灵→韦小宝
  • 黑龙使: 张淡月
  • 黄龙使: 殷 锦
  • 赤龙使: 无根道人

教众

青龙门

  • 胖梵衲
  • 瘦梵衲

白龙门

  • 方 怡

黑龙门

  • 邓炳春
  • 毛东珠
  • 柳 燕

黄龙门

赤龙门

  • 何 盛
  • 云素梅

其他

  • 陆高轩

教徒

五龙门少年少女若干

以上内容来自维基百科

1出自

神龙教是金庸武侠小说《鹿鼎记》中的一个占据在神龙岛上的邪教组织。

2情节

教主洪安通武功高强,善用药物,驭下严格,但宠任本身年青貌美的夫人,培养少年教众压抑年长的手下。神龙教阴霾与吴三桂勾搭,并派人到宫中假扮太后埋伏十数年。韦小宝在鬼使神差之下做了神龙教的白龙使,但其实不宁愿,先揭穿了假太后,又为朝廷领兵炮轰神龙岛。洪安通等重要人物虽逃过此劫,终因教中抵触迸发,自相残杀而逝世。只要洪教主之妻苏荃幸存上去,成了韦小宝的老婆。

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

书中描述

【1】陶宫娥道:“正是,是从镶蓝旗旗主府里取来的。那么她手里共有四部了,说不定有五部、六部。”站了起来走了几步,说道:“这些经籍非常要紧,小兄弟,我真盼你能助我,将太后那几部《四十二章经》都盗了出来。”韦小宝沉吟道:“老婊子假设伤重,终究活不成,这几部经籍,生怕会带到棺材里去。”陶宫娥道:“不会的,决计不会。我却担心神龙教教主棋高一着,捷足先得,这就糟了。”

【2】“神龙教教主”这五字,韦小宝倒是第一次听见,问道:“那是甚么人?”

【3】陶红英道:“甚么鬼不鬼的?我担心他是神龙教教主座下的先生,那……那就……嗯,太后叫他作师兄,不会的,决计不会。瞧他武功,也全然不像,是否是?你真的没见到他出手时嘴唇在动,是吗?”自言自语,声响发颤,仿佛企盼韦小宝能证明她猜想无误。

【4】韦小宝又怎分辨得出这假宫女的武功家数,却大年夜声道:“不消担心,你说得对,那假宫女的武功不像。他出手时紧闭着嘴,一句话也没说。姑姑,神龙教教主是甚么家伙?”

【5】陶红英忙道:“神龙教洪教主雕虫小技年夜,武功深弗成测,你怎样称他甚么家伙?孩子,就算是在眼前,言语中也弗成冒犯了他。洪大年夜教主徒子徒孙甚众,消息闭塞之极,你只需说得一句半句不敬的话,传入了他的耳里,你……这一生就算是完了。”一面措辞,一面东张西望,仿佛惟恐身边便有神龙教教主的部属。

【6】韦小宝道:“神龙教教主这么凶猛?难道他比皇帝的权力还大年夜?”陶红英道:“他权力天然没皇帝大年夜。不过你冒犯了皇帝,逃去躲藏了起来,皇帝不用定捉取得你;冒犯了神龙教教主,倒是天际海角,再无容身之地。”韦小宝道:“如许说来,神龙教比我们寰宇会还要单枪匹马?”陶红英摇头道:“不合的,不合的。你们寰宇会反清复明,行事光亮正大年夜,江湖上豪杰人人敬佩,神龙教却大年夜不雷同。”韦小宝道:“你是说,江湖上豪杰,人人对神龙教甚是害怕?”陶红英想了一会,道:“江湖上的任务,我懂得很少很少,只曾听师父说起过一些。我太师父如此武功,却逝世在神龙教先生的手下。”韦小宝破口骂道:“他妈的,这么说来,神龙教是我们的大年夜仇人,那何必怕他?”

【7】陶红英摇摇头,渐渐的道:“我师父说,神龙教所传的武功千变万化,固然凶猛之极,加倍难当的,是他们教里有很多咒语,临敌之时念将起来,能令敌手提心吊胆,他们本身却越战越勇。太师父在镶蓝旗旗主府中盗经,和几个神龙教先生鏖战,明明已占优势,个中一人口中念念有辞,太师父击出去的拳风掌力便愈来愈弱,终究小腹中掌,身受重伤。我师父当时在旁,亲眼得见。她说她奋勇要上前互助,但听了咒语以后,全身酸软,只想跪上去屈膝投降,居然全无斗志。太师父受伤,那人不再念咒,我师父急速勇气大年夜增,冲之前抢了太师父逃脱。她过后想起,又是羞惭,又是害怕,是以几次再三吩咐我,世界最最阴险的事,莫过于和神龙教教下之人着手。”

【8】陶红英道:“我……我没听见过。我担心那假宫女是神龙教的先生,是以一向问你,有没有听到他着手时措辞,有没有见到他嘴唇在动。”韦小宝道:“啊,本来如此!”回想当时在床底的所见所闻说道:“完全没有,你可有听见?”陶红英道:“这假宫女武功比我赶过很多,我全力应战,对方圆一切,一无所知。只是我跟他斗了一会,心中忽然害怕起来,只想逃脱,过后想起,很是奇怪。”韦小宝问道:“姑姑,你学武以来,跟几小我动过手,杀过若干人?”陶红英摇头道:“历来没跟人动过手,一小我也没杀过。”韦小宝道:“这就是了,今后你多杀得几个,再跟人着手就不会害怕了。”

【9】陶红英道:“或许你说得是。不过我不想跟人着手,加倍不肯杀人,只需能太宁靖平的找到那八部《四十二章经》,破了满清鞑子的龙脉,那就心满足足了。唉,不过,镶蓝旗旗主的那部《四十二章经》,十之八九已落入了神龙教手中,再要从神龙教手中夺回,可可贵很了。”她脸上已加化妆,见不到她神情若何,但从眼神当中,仍可见到她心坎的恐怖。

【10】“你怕得这么凶猛!我寰宇会单枪匹马,可不怕神龙教。”陶红英一怔,问道:“你为甚么要我入寰宇会?”韦小宝道:“寰宇会的主旨是反清复明,跟你太师父、师父是普通心思。”陶红英道:“那本来也很好,这件事将来再说罢。我现下要回皇宫,你去哪里?”

【11】徐天川心下骇然,不知他们在捣甚么鬼。韦小宝听了“洪教主”三字,突然里记起陶红英害怕已极的神情与言语,信口开合:“神龙教!他们是神龙教的!”

【12】那老者脸上变色,说道:“你也知道神龙教的名头!”高举右手,又呼:“洪教主雕虫小技年夜。我教战无不堪,闻风丧胆,无坚不摧,无敌不破。仇人望风披靡,溜之大吉。”

【13】众汉子齐呼:“洪教主伸通广大年夜,寿与天齐,寿与天齐!”呼唤呼唤终了,忽然一齐坐倒,大家额头汗水有如泉涌,呼呼喘气,显得疲累不堪。这一战不到一盏茶时分便分胜败,这些人却如激斗了好几个时辰普通。韦小宝心中连珠价叫苦,沉思:“这些人本来都邑妖法,无怪陶姑姑一提到神龙教,便吓得甚么似的,果真是雕虫小技年夜。”

【14】韦小宝不由得一惊:“老王八甚么都知道了,那可不轻易关于。”笑吟吟的道:“尊驾武功既高,念咒的本领又胜过了茅山道士。你们神龙教名扬世界,果真有些事理。鄙人有名已久,昔日亲眼目击,佩服之至。”随口把话头岔开,不去理会他的问话。

【15】那老者问道:“神龙教的名头,你从哪里听来的?”

【16】韦小宝信口开合:“我是从平西王吴三桂的儿子吴应熊那边听来的。他奉了父亲之命,到北京朝贡,他手下有个豪杰,名叫杨溢之,又有很多辽东金顶门的高手。他们磋商着要去清剿神龙教,说道神龙教有位洪教主,雕虫小技年夜,手下能人极多。他教下有人在镶蓝旗旗主那边干事,得了一部《四十二章经》,那可凶猛得很了。”他精通撒谎的窍门,知道不消句句都是假,九句实话中夹一句谎话,哄人就轻易很多。

【17】那老者越听越奇,吴应熊、杨溢之这两人的名头,他是听见过的。他教中一名重要人物在镶蓝旗旗主手下任职,那是教中的机密大年夜事,他本身也是直到一个多月之前,才在成心之间得知,模糊约约又曾听到过《四十二章经》这么一部经籍,但个中内幕,却全然不晓,忙问:“平西王府跟我们神龙教无怨无仇,干么要来生事生非?说到‘清剿’两字,认真是不知逝世活了。”

【18】韦小宝道:“吴应熊他们说,平西王府跟神龙教天然无怨无仇,说到洪教主的本领,大年夜家照样很佩服的。不过神龙教既然得了《四十二章经》,这是珍宝奇书,却非夺弗成。贵教不是还有个胖胖的男子,叫做柳燕柳大年夜姐的,到了皇宫中吗?”那老者奇道:“咦,你怎样又知道了?”韦小宝口中胡言乱语,只需跟神龙教拉得上半点关系的,就都说了出来,心中倒是飞快转着动机,说道:“这位柳大年夜姐,跟我友情可挺不错。有一次她冒犯了太后,太后要杀她,亏得我出力相救,将她藏在床底下。太后在宫里到处找不到她。

【19】这位胖大年夜姐感激我的救命之恩,劝我参加神龙教,说道洪教主爱好我这类小孩子,将来必定有大年夜大年夜的好处给我。”那老者“嗯”了一声,益发信了,又问:“太后为甚么要杀柳燕?她们……她们不是很好的么?”韦小宝道:“是啊,她们俩本来是师姊师妹。太后为甚么要杀柳大年夜姐呢?柳大年夜姐说,这是一个天大年夜的机密,她跟我说了,我准予过她决不泄漏的,所以这件事不克不及跟你说了。总而言之,太后的慈宁宫中,最比来了一个男扮女装的假宫女,此人头顶是秃的……”

【20】韦小宝道:“我跟邓师兄的措辞,还有他要我去禀告洪教主的话,往后见到教主之时,我天然详细禀明。”那老者道:“是,是!”给他这么矫揉造作的一吓,可真不知眼前这小孩是甚么来头,当下平易近民的道:“小兄弟,你去五台山,天然是去跟瑞栋瑞副总管相会了?”韦小宝心想:“他知道我去五台山,又知道瑞栋的事,这个讯息,定是从老婊子那边传出的。老婊子叫那秃顶假宫女作师兄,这秃顶是神龙教的重要人物,本来老婊子跟神龙教勾勾搭搭。老子落在他们手中,认真是九逝世平生,十八逝世半生。”脸上假作惊奇,道:“咦,章三爷,你消息倒真闭塞,连瑞副总管的事也知道。”

【21】韦小宝道:“他们都是宫里的,两个姑娘是太后身边的宫女,四个男的是御前侍卫,太后差他们出来跟我干事。他们可不知道神龙教的名头。这等机密大年夜事,太后也不会跟他们说……”他说到这里,只见那老者脸露嘲笑,心知不妙,问道:“怎样啦?你不信么?”那老者嘲笑道:“云南沐家的人忠于前明,怎会到宫里去做御前侍卫?你撒谎可也得有个谱儿。”韦小宝哈哈大年夜笑。那老者惊诧道:“你笑甚么?”他哪知韦小宝撒谎给人捉住,难以自相矛盾之时,常常大年夜笑一场,令对方认为定是本身的措辞大年夜错特错,非常老练可笑,心下先自虚了,那么持续圆谎之时,对便利不敢过分追逼。韦小宝又笑了几声,说道:“沐王府的人最恨的,可不是太后和皇上。只怕你是不知道的了。”那老者道:“我怎样不知?沐王府最恨的天然是吴三桂。”

【22】双儿一怔,道:“是。相公那些错误,本来都给我们救了出来,章老三跟他那些手下人也给我们逮住了,但后来神龙教中来了凶猛人物,却一古脑儿的都抢了去。三少奶说,我们都是女流之辈,不便跟那些野汉子斗殴动粗,再说,也未必斗得过,暂且由得他们,另行托人去救你那几位错误。神龙教的人见我们让步,也就走了,临走时说了几句谦虚话。”

【23】韦小宝点点头,对方怡和沐剑屏的处境很是担心。双儿道:“三少奶曾对神龙教的首领说,决不克不及伤害你那几位错误的生命。那人亲口应承了的。”韦小宝叹道:“神龙教这些家伙,只怕措辞好像放屁,唉,可也没有办法。”又问:“三少奶会武功么?”双儿道:“会的,不只会,并且很了得。”韦小宝摇了摇头,道:“她这么风也吹得倒的人,怎样武功会很了得?她如果真的武功了得,三少爷又怎会给鳌拜杀逝世?”双儿道:“老太爷、三少爷他们遇害之时,几十家人没一个会武功,那时男的都给鳌拜捉到北京去杀了,女的要放逐到宁古塔去,说甚么给披甲工资奴,亏得在路上碰到救星,杀逝世懂得差,把我们几十家的男子救了出来,安顿在这里,又传了三少奶她们本领。”韦小宝逐步明白。

【24】双儿道:“神龙教那些人跟你们一伙着手之时,三少奶她们在外边看热烈。见到他们会念咒,嘴里叽哩咕噜的念咒……”韦小宝笑道:“洪教主雕虫小技年夜,寿与天齐。这类咒语,我也会念。”双儿道:“三少奶说,他们嘴里这么念咒,暗底里必定还在使甚么其他法术,不然不会忽然一念咒,手底下的功夫就增长了几倍。后来那个章老三跟你措辞,三少奶在窗外听,其他人就弄熄了大年夜厅上灯火,用鱼网把一伙人都拿了。”

【25】巴颜道:“是,是!”叽哩咕噜的读了起来。韦小宝点头道:“不错,你读得很好,一个字也没读错。这位住持大年夜师不懂藏文,你用汉语将信里的话说出来。”巴颜道:“那信里说,这位大年夜……大年夜人物,实在实际上是在五台山清冷寺中,比来取得消息,神……神龙教要将他请去,我们可得先……先下手为强。”

【26】韦小宝听他连“神龙教”三字也说了出来,猜想不假,问道:“信里还说些甚么?”

【27】巴颜道:“信里说,到清冷寺去请这位大年夜人物,倒也不难,就怕神龙教得知讯息,也来掠夺,是以胜罗陀师兄请北京的达和尔师兄急速多派高手,前来互助。假设……假设桑结大年夜喇嘛曾经到了北京,他老人家当世无敌,亲来掌管,那就……

【28】我们假使鼓掌不论,他还不是给人捉了去?不出几天,北京大年夜喇嘛又派人来,有个甚么世界无敌的大年夜高手,又还有甚么神龙教、乌龟教的,就算我们肯协助,也抵挡不了这很多人。”澄光道:“也说得是。”

【29】在客房当中,韦小宝一手支颐,沉思:“老皇爷是见到了,本来他一点也不老,倒是风险得紧,西藏喇嘛要捉他,神龙教又要捉他。那玉林老贼秃装腔作势,没点屁本领,澄光住持一小我又有甚么用?只怕几天以后,老皇爷便会给人捉了去。我又怎生向小玄子交卸?”一回头,见双儿秀眉紧锁,神情甚是不快,问道:“双儿,甚么事不高兴?”双儿道:“没甚么。”韦小宝道:“你必定在想苦衷,快跟我说。”双儿道:“真的没甚么。”韦小宝一转念,道:“啊,知道啦。你怪我在朝廷里作官,一向没跟你说。”双儿眼眶儿红了,道:“鞑子皇帝是大年夜坏人,相公你……怎样做他们的官?并且还做了大年夜官。”说着眼泪从双颊下流了上去。

【30】韦小宝道:“我是巨室公子,为甚么不克不及使辽东神龙岛功夫?难道定要穷家小子,才能使么?”口中敷衍,拖延时辰,心念电转:“辽东神龙岛功夫,那是甚么功夫?是了,海老乌龟说过,老婊子假装武当派,实际上是辽东蛇岛的功夫。那神龙岛,多半就是蛇岛。不错,老婊子跟神龙教的人勾勾搭搭,他们嫌‘蛇’字不难听,自称为‘神龙’。小玄子的功夫是老婊子教的,我不时和小玄子拆招交手,不知不觉间学上了这几下擒拿手段。”

【31】韦小宝沉思:“好险!抢白了他一顿,才遮蔽之前。可得说几句难听的话,教他高兴高兴,他将‘蛇岛’说成是‘神龙岛’,又认得肥猪柳燕,多半是神龙教中的人物。”侧头看了少焉,道:“下面仿佛是‘寿与天……天……天……’天甚么啊?”胖梵衲神情顿时非常重要,道:“你细心看看,寿与天甚么?”韦小宝道:“仿佛是一个……一个……嗯……一个‘齐’字,对了,是‘寿与天齐’!”胖梵衲大年夜喜,双手连搓,道:“果真有这几句话,还有甚么字?”韦小宝指着石碣,说道:“这些字古里古怪的,认真难认,是了,那是一个‘洪’字,是‘洪教主’三字,又有‘神龙’二字!你瞧,那是‘雕虫小技年夜’四字。”

【32】韦小宝道:“下面写得有,这是……这是唐太宗李世平易近立的碑,派了秦叔宝、程咬金立的,碑上写得明明白白,唐朝有个上知千年,下知千年的军师,叫做徐茂功,他算到千年以后,大年夜清朝有个神龙教洪教主,雕虫小技年夜,寿与天齐。”扬州茶社中评话师长教员说隋唐故事,他是听很多了,甚么程咬金、徐茂功的名字,烂熟于胸。其实徐茂功是唐朝建国大年夜将徐绩,即与李靖齐名的英国公李绩,绝非捏指一算、便知之前将来的牛鼻子军师,韦小宝却哪里知道?他只求说得活灵活现,骗得胖梵衲蒙头转向,十八少林僧便可乘机救他出去。至于“洪教主雕虫小技年夜,寿与天齐”如此,那是在农户的大年夜宅当中,听得章老三等神龙教教众说的。果真胖梵衲一听之下,抓头搔耳,喜悦无穷,张大年夜了口合不拢来。韦小宝道:“这块大年夜石头前面,不知还写了些甚么。”胖梵衲道:“是!”绕到石碣后去不雅察。韦小宝一个箭步,向后跳出。胖梵衲一惊,忙伸手去抓。两边四名少林僧同时挥掌拍出。胖梵衲只得挥拳抵挡。韦小宝已跳到少林僧的逝世后。刹那间又有四名少林僧拥上。

【33】韦小宝记起陶红英的言语,在农户看到章老三等一干人举止,又想起皇太后和柳燕、男扮女装假宫女的面貌,对神龙教实是说不出的讨厌,相较之下,所识的神龙教人物当中,倒是这个胖梵衲还有几分豪杰气概,可是他恃强夺经,将本身提来提去,忽然间神志大年夜变,邀本身去神龙岛作客,定然不怀好意,莫瞧他这时候措辞谦虚,那是由于打不过少林僧罢了,只需少林僧一走,定然又是强凶强暴,又有谁能制得住他?当下摇头说道:“我不去!”

【34】韦小宝随着问起沐剑屏、徐天川等人行迹,道:“在那鬼屋里,你给神龙教那批家伙擒住了,后来怎生脱险的?是农户三少奶请人来救了你们的吗?”方怡问道:“谁是农户三少奶?”韦小宝道:“就是那庄子的主人。”方怡摇摇头,道:“庄子的主人?我们一向没见到。神龙教要找的是你,他们对你也没恶意,那章老三找你不到,就放了我们。小郡主他们就在前面,不久就会见到。”转过火来,微有嗔色,道:“你心中惦念的就只是小郡主,会晤只这一会,已连问了七八次。”韦小宝笑道:“几时问了七八次啊?真是冤枉。假使我见到她,没见到你,这时候辰我早问了七八十次啦。”方怡浅笑道:“你就是生了十张嘴巴,这一会儿也来不及问七八十次。不过你啊,一张嘴巴比十张嘴巴还要凶猛。”

【35】嗯,这些细线拖来拖去,也不擦干净了。”陆师长教员一听,神情大年夜变。草书讲究墨法燥湿,笔润为湿,笔枯为燥,燥湿相间,浓淡有致,因燥显湿,以湿衬燥,阴阳映带,如云霞障天,方为妙书。至于笔划相连的细线,画家称为“游丝”,或联数笔,或联数字,讲究宾主合宜,斜角变幻,又有飘带、折带各种名色。韦小宝数言之间,便露了底。陆师长教员又指着一幅字道:“这一幅满是甲骨古文,兄弟学浅,一字不识,要请韦公子指导。”韦小宝见纸上一个个字都如蝌蚪普通,宛似五台山美丽峰普济寺中石碣上所刻文字,心念一动,道:“这几个字我倒识得,那是‘神龙教洪教主万年不老,永享仙福,雕虫小技年夜,寿与天齐!’”

【36】陆师长教员满脸喜容,说道:“谢天谢地,你果真识得此字!”目击他欣喜无穷,措辞时声响也颤抖了,韦小宝怀疑登起:“我识得这几个字,他为甚么如此高兴?难道他也是神龙教的?啊哟,不好!蛇……蛇……灵蛇……难道这里就是神龙岛?”冲口而出:“胖梵衲在哪里?”陆师长教员吃了一惊,退后数步,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曾经知道了?”韦小宝点了点头,其实他是甚么也不知道。陆师长教员神情慎重,说道:“既然你都知道了,那也很好。”走到书桌边,磨墨铺纸,说道:“请你将这些蝌蚪古文,一字一字译将出来。哪个是‘洪’字,哪个是‘教’字。”提笔醮墨,招手要他之前。

【37】“九州聚铁铸一字”,此“一字”为一个大年夜“错”字,本书借用以喻韦小宝上当赴神龙岛,悔之莫及。“百金立木招群魔”句,本书用以喻神龙教教主先以甜头招人归附,然后实施严刑峻法,部勒教众。

【38】韦小宝不知神龙教中教众历来只说“教主永享仙福,寿与天齐”,一入教后,便将这些话念得熟极而流,谁也不敢增多一字,增添半句。韦小宝目击这位夫人面貌既美,又是极有权势,反正拍马屁不消本钱,随口便加上了‘和夫人”三字,听她相询,便道:“教主有夫人相伴,寿与天齐才风兴趣,不然过得一两百年,夫人物化,教主岂不孤单得紧?”洪夫人一听,笑得犹似花枝乱颤,洪教主也不由莞尔,手捻长须,点头浅笑。

【39】神龙教中高低人等,一赐教主,无不提心吊胆,谁敢如此信口胡言?先前听得韦小宝如此说,都代他捏一把汗,待赐教主和夫人神情甚和,才放了心。洪夫人笑道:“那么这三个字,是你本身想出来加上去的了?”

【40】道长,教主待你不薄吧?委你为赤龙门掌门使,那是教主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高职,你为甚么要反?”无根道人说道:“属下没有反。黑龙使张淡月有大年夜功于本教,只因属下有人干事倒霉,夫人便要取他生命,属下大年夜胆向教主和夫人求个情。”洪夫人笑道:“假使我不准予呢?”无根道人性:“神龙教虽是教主手创,可是数万兄弟历尽艰险,人人都有功绩。昔时起事,共有一千零二十三名老兄弟,到昔日有的命丧敌手,有的被教主诛戮,剩上去的已不到一百人。属下请教主开恩,饶了我们几十个老兄弟的生命,将我们尽数开除出教。教主和夫人见着我们老头儿憎恨,要起用新人,便叫我们老头儿一路滚蛋罢。”

【41】洪夫人嘲笑道:“神龙教创教以来,从没听说有人活着出教的。无根道长这么说,真是异想天开之至。”无根道人性:“这么说,夫人是不准予了?”洪夫人性:“对不起,本教没这个规矩。”无根道人哈哈一笑,道:“本来教主和夫人非将我们尽数诛戮弗成。”

【42】洪夫人笑吟吟的道:“白龙使这么说,那是在本身表功了。你居不是说,假使没有你白龙使钟志灵,神龙教就无昔日?”

【43】那魁巨大年夜汉钟志灵道:“神龙教建教,是教主一人之功,大年夜伙儿不过随着他老人家打世界,有甚么功绩可言,不过……”

【44】钟志灵怒叫:“杀我姓钟的一人,天然不打紧。就只怕如此屠戮忠良,诛戮罪人,神龙教的基业,要毁于夫人一人之手。”

【45】一个五十来岁的高瘦汉子向身边八名青衣少年怒目而视,斥道:“滚蛋。教重要杀我,我不会本身着手吗?”八名少年长剑向前微挺,剑尖碰着了他衣服,那汉子嘿嘿几声嘲笑,渐渐提起双手,捉住了本身胸前衣衫,说道:“教主、夫人,昔时属下和赤、白、黑、黄四门掌门使义结兄弟,决计为神龙教卖力,没想到竟有昔日。夫人要杀许某,其实不希罕,奇在黄龙使殷大年夜哥贪生怕逝世,竟说这等低劣肮脏的言语,来诽谤本身好兄弟……”

【46】青龙使顿时变色,退后两步,说道:“教主,偌大年夜一个神龙教,弄得支离破裂,究竟是谁种下的祸胎,你老人家如今总该明白了罢?”

【47】青龙使渐渐站起,拾起一柄长剑,一步步向洪教主走去,道:“洪安通的名字叫不得?咳咳……我杀了这恶贼以后……咳咳……这叫不叫得?”数百名少年男女都惊呼起来。过了一会,只听得黄龙使衰老的声响道:“许兄弟,你去杀了洪安通,大年夜伙儿奉你为神龙教教主。大年夜家快念:我们奉许教主号令,忠心不二。”

【48】韦小宝奇道:“你投了神龙教?怎……怎样会?”沐剑屏全身软得便如没了骨头,将头靠在他肩上,一张小口恰好凑在他耳边。低声道:“你如杀了教主和夫人,我就活不成了。

【49】洪夫人柔声说道:“对啦,小兄弟,你认真见识高超。上天派了你如许一名少年豪杰下凡,前来辅佐教主。神龙教有了你如许一名少年豪杰,真是大年夜家的福泽。”这几句话说得仿佛出自肺腑,充斥了惊奇赞赏之意。韦小宝听在耳里,说不出的舒畅受用,笑道:“夫人,我不是神龙教的人。”

【50】他想起那日茅十八给他诬捏了个绰号,认为若无绰号,不敷威风,想不到竟与昔日之事不谋而合。洪夫人喜道:“你瞧,你瞧!这是老天爷的安排,不然哪有如许巧法。教主金口,一言既出,决无反悔。”陆师长教员大年夜急,说道:“韦公子,你别上他们确当。就算你当了白龙使,他们一不爱好,若要杀你,还不是轻而易举?白龙使钟志灵就是眼前的榜样。你快去杀了教主和夫人,大年夜家奉你为神龙教的教主便了。”

【51】此言一出,众人皆是一惊。胖梵衲、许雪亭、无根道人等都觉这话太过匪夷所思,但转念一想,若不奉他为教主,教中再非常白龙使更高的职位,眼前情势卑劣之极,众人性命悬于其手,也只要如许,才能诱得他去杀了教主和夫人,只消度过难关,谅这小小孩童就算真确当了教主,也逃不过众人的控制。当下众人齐道:“对,对,我们齐奉韦公子为神龙教教主,大年夜伙儿对你赤胆忠心。”

【52】但这动机只在脑海中一晃而过,随即明白:“这些人个个武功高强,身上毒性一解,我又怎管他们得了?这是过桥抽板。”过桥抽板的事,他在寰宇会青木堂中早已有过经历,寰宇会的兄弟都是豪杰豪杰,过了桥以后不忙抽板,这些神龙教的家伙,岂有不大年夜抽而特抽、抽个不亦乐乎的?教主夫人虽美,毕竟本身的小命更美,当下伸了伸舌头,笑道:“教主我是当不来的,你们说这类话,没的折了我的福分,并且有点儿大年夜逆不道。如许罢,教主、夫人,大年夜家言归于好,昔日的帐,两边都不算。陆师长教员、青龙使他们冒犯了教主,就教主宽宏大年夜量,不处他们的罪。陆师长教员,你取出解药来,大年夜家服了,和和蔼气,岂不是好?”洪教主不等陆师长教员开口,急速说道:“好,就是这么办。

【53】洪教主低沉着声响道:“神龙教教主洪安通,往后如向各位老兄弟清理昔日之事,洪某身入龙潭,为万蛇所噬,尸骨无存。”

【54】“身入龙潭,为万蛇所噬”,那是神龙教中最重的科罚,教主和夫人当众立此重誓,虽为势所迫,却也是决计不克不及反口的了。陆师长教员道:“青龙使,你意下若何?”许雪亭岌岌可危,道:“我……我反正活不成了。”陆师长教员又道:“无根道长,你认为怎样样?”

【55】自从他娶了这位夫人后,性格大年夜变,只爱提拔少年男女,将我们老兄弟一个个的残杀。青龙使这番起事,只求保命,别无他意。教主和夫人既已当众发誓,决不穷究昔日之事,不再肆意屠戮老兄弟,大年夜家又何必反他?再说,神龙教原也少不得这位教主。”

【56】众人齐声奉令,但疑忌忧愁,毕竟难以尽去。洪夫人柔声道:“白龙使,你跟我来。”韦小宝还不知她是在呼唤本身,见她招手,这才想起本身做了神龙教的白龙使,便跟了之前。

【57】当日下午,韦小宝向几名白衣少年问了五龙门的各类规矩。本来神龙教下分五门,每名统率数十名老兄弟、一百名少年,数百名平常教众。掌门使本来都是教中立有大年夜功的高手老将,但教主比来全力提拔新秀,常常二十岁阁下之人,便得出掌仅次于掌门使的要职,韦小宝年纪虽小,却也无人有丝毫惊讶。

【58】洪教主也非常高兴,点头笑道:“好,好!我们上邀天眷,创下这个神龙教来,本来大年夜唐贞不雅年间,上天已有预示。”厅上教众齐声高呼:“教主仙福永享,寿与天齐。”

【59】洪夫人叹道:“圣贤豪杰,惠平易近救世,固然上天早有安排,便连吴三桂这等人,也都在老天爷的算中。教主,这八部宝经,份中应属本教一切,早晚都邑到我神龙教来。”教主捻须浅笑,道:“夫人说得是。”

【60】神龙教开喷鼻堂,和寰宇会的仪节又自不合。韦小宝见喷鼻案上放着五只黄金盘子,每只盘子中都盛着一条小蛇,共分青、黄、赤、白、黑五色。五条小蛇昂起了头,舌头一伸一缩,身子却盘着不动。

【61】白龙使一职,在神龙教固然甚尊,在韦小宝心里,却半点分量也没有,他既陷身岛上,只好随遇而安,瞧着闭月羞花的洪夫人。自是过瘾之极,但瞧很多了,如给教主发觉本身色迷迷的神情,不免有杀身之祸,照样尽速回北京为妙,听教主这么说,正是脱身的良机,便道:“教主,夫人,承蒙提拔,属下非常感激,我本领是没有的,但托了两位大年夜福泽,混进皇宫中去偷这四部宝经,倒也有成功的期望。”洪教主点了点头。洪夫人喜道:“你肯挺身而出,足见对教主忠心。我知你聪慧聪颖,福分又大年夜,生怕正是上天派来给教主办成这件大年夜事的。”

【62】“我只盼一回北京,不再去理他甚么神龙教、恶虎教。拿了她这个‘五龙令’,从此费事可多得紧了。”洪夫人性:“白龙使与陆高轩、胖梵衲三人暂留,余人退去。”

【63】洪夫人鼓掌笑道:“好极!狄青上阵戴个青铜鬼脸儿,只吓得番邦兵将大年夜呼小叫,一败涂地,那天然是位大年夜豪杰。只不过我们叫做神龙教……”洪教主浅笑道:“不相干,就算是龙,也有给人收伏得服帖服帖的时辰。”洪夫人“呸”的一声,满酡颜晕,眼中水汪汪地满是媚态。当下韦小宝又将“美人三招”和“豪杰三招”逐一试演,手段身法纰谬的,洪安通和夫人再加指导。这六招功夫甚是奇妙,韦小宝一时之间自难学会。洪教主说不消担心,只消懂了演习的窍门,假以光阴,自能闇练。待得教毕,已经是正午时分了。

【64】方沐二女翻身下马,走上几步。方怡朗声说道:“奉教主和夫人之命,前来相送白龙使出征。”韦小宝心一沉:“本来只是送行。”方怡又躬身道:“属下方怡、沐剑屏,奉夫人之命自赤龙门调归白龙门,齐奉白龙使号令。”韦小宝一怔,随即恍然大年夜悟:“本来你……你早已经是神龙教赤龙门的属下,一路上矫揉造作,是奉教主之命,骗我上神龙岛来。胖尊者硬请不成功,你就来软请。”想到此节,只觉满心不是味儿,本想和她二人说几句亲切话儿,却也全无兴趣,忽然想起一事,对陆高轩道:“陆师长教员,奉养我的那小丫头双儿,你去叫人放出来,我要带了同去。”陆高轩道:“这个……”韦小宝大年夜怒,喝道:“甚么这个那个的?快放!”他厉声一喝,陆高轩竟不敢背背,应道:“是,是!”向船上侍从吩咐了几句。那人一跃上岸,飞奔而去。过不多时,便见两乘马敏捷奔来,领先一匹立时乘者身形纤小,正是双儿。她不等勒定马匹,叫道:“公子!”便从鞍上飞身而起,悄悄巧巧的落在船头,在无根道人等大年夜高手眼中,这手重功也不算若何了不得,只是见她年纪幼小,姿势又甚美不雅,都喝了声彩。

【65】初时韦小宝见坐船驶走,生怕双儿落入奸人之手,常自担心,她武功虽强,毕竟年纪幼小。人又温柔文雅,不明世务,在海船上无处可走,必定吃亏,待见到方怡也是神龙教下先生,突然想起,本身坐到岛上的那艘海船天然也是教中之物。他见到双儿,非常爱好,拉住她手,但见她容色蕉萃,双眼红肿,显是哭过很多次数,忙问:“有人欺负了你吗?”

【66】韦小宝心想:“我若不知方姑娘曾经入教,倒会不时辰刻记住她。这么一来,倒也一无挂念。”但想到来时方怡的柔情绸缪,心下不由一片惆怅。又想:“她们两个怎样会入了神龙教,认真奇哉怪也。是了,她们给章老三一伙人捉了去,庄少奶说托人去救,定是救不出来,因而便给神龙教逼得入了伙。小郡主服了教主的毒药,方姑娘固然也服了。嗯,方姑娘如不听话,不来骗我上神龙岛,她也得毒发身亡,那是迫不得已,倒也怪她不得。不过这小娘皮装腔作势,骗老公不花本钱,不是大好人!他妈的,神龙教究竟是干甚么的?老子固然做了白龙使,可就全然胡里糊涂!”想到这些事全因章老三而起,心道:“这老家伙不知是属于甚么门,老子将来如回神龙岛,将他调到白龙门来,每天打这老家伙三百板屁股。”又想:“章老三不知是否是在岛上?他多半不敢禀报教主,说我就是小桂子,不然教主听他说已捉到了我这么个大年夜人物,转手又即放了,非杀他的头弗成。他是老家伙,不是小白脸,教主和夫人本来就要杀了,犯了如许的事,那还有不杀他妈的十7、十八次?对!胖梵衲不敢掩饰西洋镜,章老三也不敢掩饰东洋镜。只不过有一件事弄不明白,夫人爱好小白脸,倒不奇怪,教主为甚么也爱好?”

【67】安顿已毕,韦小宝单独出来,到甜水井胡同寰宇会的落脚处去一看,见住客已换了个茶叶商,打着会中瘦语问了几句,那人瞠目不知,显是会中已搬了地址。再踱去天桥,心想八臂猿猴徐天川就算也给逼着入了神龙教,不在天桥,会中其他兄弟高彦超、樊纲、钱本钱等或许可以撞上。哪知在天桥往复踱了几转,竟见不到一个。

【68】韦小宝右腿一提,右手拔出匕首,抵在太后后心,这才从她颈中滑下。忽然啪的一声,一件五色残暴的物事落在地下,正是神龙教的五龙令。

【69】韦小宝想起太后和神龙教的假宫女邓炳春、柳燕阴霾勾搭,说不定这五龙令可以逼她就范,说道:“甚么这器械那器械,这是本教的五龙令,你不认得吗?好大年夜的胆量!”

【70】固然韦小宝早已想到,太后既和黑龙门属下教众勾搭,对洪教主必定非常尊敬,这五龙令对她多半有镇慑之效,但切切想不到她本身居然也是神龙教中的教众,以她太后之尊,世界事何求不得,居然会去入了神龙教,并且地位远比本身为低,委实匪夷所思,目击她必恭必敬的施礼,不由得惊诧掉措。

【71】韦小宝心想:“你本来是皇后,现下是皇太后,除皇帝,世界就是你最大年夜。神龙教再凶猛,也决不克不及和你比拟,却何故要入教,听命于教主?那不是犯贱之至么?是了,多半你与你女儿一样,都是贱骨头,要给人吵架作贱,这才快活。”

【72】韦小宝接过金牌,磕头拜别,心想:“老婊子干甚么要入神龙教,这事还没查明,那也不打紧,多半是犯贱,下次回宫时再去问她。”又想:“昨晚给公主打了一顿,全身苦楚悲伤,一觉睡到大年夜天光,没能去见陶姑姑,不知她在宫中如何,下次回官,得跟她会上一会。”

【73】又想:“方姑娘、小郡主、洪夫人、建宁公主、双儿丫头,还有那个掷骰子的曾姑娘,这许很多多人加起来,都没跟前这位天仙的美貌。我韦小宝不要做皇帝、不做神龙教教主、不做寰宇会总舵主、甚么黄马褂三眼花翎、一品二品的大年夜官,加倍不放在心上,我……我非做这小姑娘的老公弗成。”刹那之间,心中转过了有数动机,立下了历尽艰险、万逝世不辞的大年夜决计,脸上神情古怪之极。

【74】韦小宝心想:“老婊子和神龙教早有勾搭,她既知老皇爷未逝世,必定去禀报了洪教主。看来这些喇嘛离开五台山,还和洪教主有关。”只是本身做了神龙教的白龙使,这事可不克不及跟皇上说起。康熙见他神情有异,问道:“怎样?”韦小宝忙道:“主子心想……心想……皇上的推想半点不错,必定是这老……太后说出去的。除她以外,不克不及更有旁人。”

【75】白衣尼道:“你一身蛇岛武功,这可奇了。一个深宫中的贵人,怎会和神龙教拉上了关系?”

【76】太后道:“我不知神龙教是甚么。我这些微末功夫,是宫里一个寺人教的。”白衣尼道:“寺人?宫里的寺人,怎会跟神龙教有关?他叫甚么名字?”太后道:“他叫海大年夜富,早已逝世了。”韦小宝肚里大年夜笑,心道:“老婊子胡言乱语之至。假使她知道我躲在这里,可不敢撒这漫天大年夜谎了。”

【77】白衣尼冷冷的道:“究竟你心中打甚么主意,我也不用操心猜想。你既是皮岛毛文龙之女,那么跟神龙教定是渊源极深的了。”

【78】太后颤声道:“不,没……没有。晚辈……历来没听见过神龙教的名字。”

【79】韦小宝点点头,心道:“那是神龙教的,庄三少奶她们抵敌不住。”

【80】“本来你们没给神龙教捉去,没给逼服了毒药来做奸细,那好得很。”他知吴立品性质爽快,不会撒谎,假使这番话是刘一舟说的,就未必可信。

【81】韦小宝回到下处,从怀中取出版来,果真就是见惯了的《四十二章经》,这部是蓝绸书面,镶了红边,沉思:“这是镶蓝旗的经籍,嗯,是了,陶姑姑说,她太师父在镶蓝旗旗主府中盗经籍,经籍没盗到,却给神龙教的高手打得重伤而逝世,这部经籍多半便落入了那神龙教高手的手里。怎地事隔多年,仍不将经籍交给洪教主?也说不定当时没取得,比来才拿到的。”猜想中心曲折甚多,难以推想,只觉胸口兀自痛得凶猛,又想:“这矮瘦子肉团武功了得,啊哟,难道他就是盗得这部经籍的神龙教高手?他到宫里跟老婊子相会,老婊子倒待他挺好,把真太后搬到床底下,将大年夜柜子让了出来给他睡。我和小皇帝刚才去慈宁宫,事也真巧,正好是捉奸在床。这肉团可别来报仇,又想到慈宁宫去取回经籍。”

【82】数往后诸事无缺,韦小宝带领御前侍卫、骁骑营、寰宇会群雄、神龙教的胖梵衲等人,告别了康熙和太后,护送建宁公主前赴云南。九难和阿珂扮作宫女,混入人群当中。寰宇会群雄和胖梵衲也都乔装改扮,算是韦小宝的亲随,穿了骁骑营军士的服色。韦小宝胯下康亲王所增的玉骢马,前呼后应,自得洋洋的往南进发,他已派人前去河南,告诉双儿南来,盼能和她在途中汇合,此时唯一十全十美的,就是身边少了这个温柔体谅的俏丫头。

【83】罕帖摩道:“这一节请王爷不用担心。王爷大年夜军一出云贵,我们蒙古精兵就从西而东,罗刹国的哥萨克精骑自北而南,两路夹攻北京,西藏活佛的藏兵急速攻掠川边,而神龙教的奇兵……”

【84】韦小宝“啊”的一声,一拍大年夜腿,说道:“神龙教的事,你……你们也知道了?洪教主他……他怎样说?”听到神龙教竟也和这项大年夜诡计有关,心下震动,措辞声响也发颤了。

【85】罕帖摩见他神情有异,问道:“神龙教的事,王爷跟小王爷说过吗?”

【86】罕帖摩悄悄一笑,说道:“神龙教洪教主既受罗刹国大年夜皇帝的敕封,罗刹国一收兵,神龙教天然非照应弗成。将来中国一切沿海岛屿,包含台湾和海南岛,那都是神龙教的辖地。

【87】张丰年皱起眉头,不敢再说。他可不知这两个骁骑营军士是武林中的第一流人物,赌场中一个无赖汉,不论武功高到如何,神龙教的两大年夜高手总不会拾夺不下。

【88】韦小宝因而说了碎皮的来历。陈近南越听神情越慎重,听得太后、皇帝、鳌拜、西藏大年夜喇嘛、独臂尼九难、神龙教主等等大年夜有来头的人物,无不挖空心思的想取得这些碎皮,而个中竟隐蔽着满清鞑子龙脉和大年夜宝藏的机密,认真是做梦也想不到之事。他细问经过情况,韦小宝逐一说了,有些细节如神龙教教主教招、拜九难为师等情,天然略过不提。

【89】他本来神情郁郁,显得满怀苦衷,这时候精力大年夜振,韦小宝瞧着非常欢乐。陈近南又问:“你身上中的毒如何了?减轻些了么?”韦小宝道:“先生服了神龙教洪教主给的解药,毒性是完全解去了。”陈近南喜道:“那好极了。你这一双肩头,挑着反清复明的万斤重担,务须本身珍爱。”说着双手按住他肩头。

【90】康熙若无其事,点点头道:“吴三桂果真要反,你见到甚么?”韦小宝因而将吴三桂若何跟西藏、蒙古、罗刹国、神龙教诸方勾搭的情况逐一说了。康熙神情慎重,沉吟不语,过了好一会,才道:“这奸贼!竟勾搭了这很多外助!”韦小宝也早知这事非常棘手,不敢出声。再过一会,康熙又问:“后来如何?”

【91】康熙笑道:“你总有得说的。”眉头一皱,道:“说到这里,我可想到一件事来。吴三桂跟蒙古、西藏、罗刹国勾搭,还有一个神龙教。那个大年夜逆不道的老婊子假太后,就是神龙教派来秽乱宫禁的,是否是?”韦小宝道:“正是。”康熙道:“这起义若不擒来千刀万剐,若何得报母后被害之恨、太后被囚之辱?”说到这里,怒目切齿,甚是朝气。

【92】康熙听他肯去,心中甚喜,拍拍他肩头,说道:“报仇雪恨虽是大年夜事,但比之国度社稷的安危,又是小了。能捉到老婊子固然最好,第一要务,照样攻破神龙岛。小桂子,关外是我大年夜清龙兴起源之地,神龙教在旁虎视耽耽,假使跟罗刹人联手,占了关外,大年夜清便没了根本。你破得神龙岛,比如是斩断了罗刹国人伸出来的五根手指。”

【93】康熙道:“这件事弗成大年夜张旗鼓,以防吴三桂、尚可喜他们得知讯息,心不自安,延迟造反。须得神不知、鬼不觉,忽然之间将神龙教灭了。如许罢,我明儿派你为钦差大年夜臣,去长白山祭天。长白山是我爱新觉罗家远祖出世的圣地,我派你去祭奠,谁也不会怀疑。”

【94】韦小宝道:“皇上神机妙算,神龙教教主寿与虫齐。”康熙问道:“甚么寿与虫齐?”韦小宝道:“那教主的寿命不过跟小虫儿普通,再也活不多久了。”

【95】他在康熙跟前,硬着头皮应承了这件事,可是想到神龙教洪教主武功卓绝,教中高手如云,本身带一批只会抡刀射箭的兵马去攻击神龙岛,韦小宝多半是“寿与虫齐”。

【96】施琅去后,韦小宝去把李力士、风际中、徐天川、玄贞道人等寰宇会兄弟叫来,将经过情况详细说了。李力士道:“这姓施的贼子反叛国姓爷,又要攻击台湾,谗谄总舵主,天幸教他撞在韦喷鼻主手里,我们怎生支配他才好?”韦小宝道:“神龙教勾搭吴三桂和罗刹国,现下皇帝派我领施琅去剿神龙教,让这姓施的跟神龙教打个昏天亮地,两全其美,我们再来个渔翁得利。”众人齐声赞好。

【97】韦小宝接了上谕,心想此次是去攻击神龙教,胖梵衲和陆高轩可不克不及带,命他二人留在北京,带了双儿和寰宇会兄弟,带领骁骑营人马,离开天津。

【98】韦小宝坐在主舰当中,想起前次去神龙岛是给方怡骗去的,这姑娘固然狡猾,但那几日在海上共处的温柔滋味,此时追想,大年夜是神往,沉思:“一到岛边,假使大年夜炮乱轰,将神龙教的教众先轰逝世大年半夜,几千官兵一涌而上,洪教主武功再高,那也抵敌不住。只不过如许一来,说不定把我那方怡小娘皮一炮轰逝世了,这可大年夜大年夜的不妙。就算不逝世,轰掉落了一条手臂甚么的,也可惜得很。”他本来害怕洪教主,只想脚底抹油,溜之大年夜吉,但此刻有施琅掌管,几十艘大年夜战船在海上扬帆而前,又有新造的十门神武大年夜炮,这一仗有胜无败,但想怎生既能保得方怡无恙,又须灭了神龙教,那才分身其美。因而把施琅叫来,问他攻岛之计。

【99】施琅道:“卑职久仰韦大年夜人的威名,得知韦大年夜人昔时手刃满洲第一懦夫鳌拜,把满汉第一懦夫的名号抢了过去,是以钦赐‘巴鲁图’勇号,武勇世界扬名。卑职只担心一件事,就怕大年夜人要报上天恩,接触之时奋掉落臂身,假使给炮火毁伤了大年夜人一个小指头儿,皇上必定大年夜大年夜见怪。卑职这平生的前程就此毁了,倒不打紧,却辜负了大年夜人提拔重用的知遇大年夜恩,卑职万逝世莫赎。是以务请大年夜人谅解,珍爱万金之体。”韦小宝叹了口气,说道:“坐船接触,那是挺风趣的玩艺儿。我本想亲身冲锋,将那神龙教的教主揪了过去。你既这么说,那只好让你去干了。”施琅道:“是,是。大年夜人谅解下情,卑职感激不尽。”

【100】等了好久,五艘船才靠岸,骁骑营官兵大年夜声呟喝,押下去二百多名男子。韦小宝一个个瞧去,只见都是赤龙门下的少女,人人垂头丧气,有的衣服褴褛,有的身上带伤,直瞧到最后,一直不见方怡,韦小宝好生掉望,问道:“还有女的没有?”一名佐领道:“禀报都统大年夜人:前面还有,正有三队人在岛上搜刮,就是毒蛇太多,搜起来就慢了些。”韦小宝道:“那神龙教的教主捉到了没有?这场仗是如何打的?”

【101】韦小宝嘲笑不答。他在一时之间,也说不出一番话来诬赖二人,不过先伏下一个因头,待得明白胖陆二人若何从北京离开神龙岛,再来假造些言语,好让洪夫人起疑。他回头向海上望去,大年夜海茫茫,竟无一艘船追来,有时模糊听到远处几下炮声,想是施琅和黄总兵兀自带领战船,在围歼神龙教的逃船。

【102】韦小宝曾听那大年夜胡子蒙先人罕帖摩说过,吴三桂与罗刹国、神龙教勾搭。吴三桂远在云南,拉扯不到他身上,罗刹国却便在辽东之侧,果真一提“罗刹国”三字,洪教主立即神情有异。韦小宝知道这话题对上了榫头,心中大年夜喜,说道:“小皇帝一听之下,便利心眼儿忧愁,就问汤若望计将安出,快快献来。汤若望奏道:‘待臣归去夜不雅地理,日算阴阳,细心推算。’过得几天,他向皇帝奏道,罗刹国的龙脉,是在辽东,有座叫做甚么呼他妈的山,有条叫做甚么阿妈儿的河。”

【103】韦小宝道:“哪知道在海中救起了瘦梵衲,不知他存了甚么心眼,竟满口咒诅教主和夫人。属下也是糊涂得紧,一听之下,顿时慌了四肢举动,巴不得插翅飞上神龙岛来,站在教主和夫人身畔,和众叛徒一决逝世战。属下当时破口大年夜骂,说道当日教主慎重吩咐过的,之前的事不克不及再算倒帐,连提也不克不及再提,怎可怀恨在心,又来反叛教主?属下只记挂着教主和夫人的风险,心想教主给叛徒倒吊了起来,夫人给他们脱光了衣衫,那是一刻也挨不得的。我真糊涂该逝世,全没想教主雕虫小技年夜,若是有人图为不轨,教主伸出几根手指,就把他们像蚂蚁普通捏逝世了,哪有会给叛徒欺辱之理?不过属下心中焦急,急速命一切战船一路出海,攻击神龙岛。我吩咐他们说:岛上的大好人都已给坏人拿住了,假设有人出来抵抗,你们开炮轰击就是。一上了岸,快快检查,有没有一名威风凛冽、边幅堂堂、又像玉皇大年夜帝、又像神仙菩萨的一名老人家,那就是神龙教洪教主,大年夜家要听他指示。属下又说,岛上一切男子,一概弗成冒犯,特别那位如花似玉、边幅美丽、仿佛天仙下凡的年青姑娘,那是洪夫人,大年夜家更须必恭必敬。”

【104】韦小宝好生无聊,又想:“方怡这逝世妞明明在这船里,却又不来陪伴老子散心解闷。”想起此次被神龙教擒获,又是为方怡所诱,心道:“老子此次若能脱险,今后再向方怡这小娘皮瞧上一眼,老子就不姓韦。上过两次当,怎样再上第三次当?”但想到方怡容颜艳丽,神志柔媚,心头不由怦但是动,转念便想:“不姓韦就不姓韦,老子的爹爹是谁也不知道,又知道我姓甚么?”

【105】这句话钻入耳中,宛似一桶冰水当头淋将上去,措辞之人,居然就是神龙教洪教主。

【106】便在这时候,听得头顶一个汉子叽哩咕噜的说了连续串本国话。他声响一停,另外一人性:“总督大年夜人说:神龙教教主大年夜驾惠临,他迎接得很,没有过去迎接,很是掉礼,请洪教主谅解。总督大年夜人祝贺洪教主龟龄百岁,多福多寿,事事如意,欲望跟洪教主做好同伙,齐心协力,共图大年夜事。”

【107】韦小宝见康熙满脸笑容,叩拜以后,略述别来经过。康熙此次派他出海,主旨是清剿神龙教、擒拿假太后,现下听说神龙岛曾经攻破,假太后虽未擒到,却和罗刹国结成了同伙。康熙自从盘问了蒙古派赴昆明的青鸟使罕帖摩后,得知吴三桂勾搭罗刹国、蒙古、西藏三处强援,深认为忧,至于尚耿二藩及台变郑氏反较主要。他见韦小宝无恙归来,已经是爱好得紧,得知有罗刹国青鸟使到来修睦,更是大年夜悦,忙细问概略。

【108】桑结、葛尔丹、阿琪三人齐问:“怎样?”韦小宝低声道:“此人是吴三桂手下高手军人假扮的,我们刚才的措辞,定然都教他听去啦。”桑结和葛尔丹吃了一惊,齐道:“那可留他不得。”韦小宝道:“二位哥哥且……且不忙着手。我们假装不知,且看他一共来了若干人,有……有甚么鬼计。”他说这几句话时,声响也颤了。这龟奴假使真是吴三桂的卫士所扮,他倒也不会这般惊慌,本来此人倒是神龙教的陆高轩。

【109】韦小宝见她眼珠灵活,眼神甚美,心想:“这四人是神龙教的,成心扮成了这般面貌,她却向我连使眼色,那是甚么意思?”端起本来那壶迷春酒,给四名妓女都斟了一杯,说道:“大年夜家都喝一杯罢!”

【110】心中又记挂母亲,奔到母亲房中,只见韦春芳倒在床边,韦小宝大年夜惊,忙抢上扶起,见她身子软软的,呼吸和心跳却一如其常,猜想是给神龙教的人点了穴道,丽春院中的婊子、乌龟,定然个个不免,穴道被点,过得几个时辰自会解开,倒也不用担心。

【111】桑结和葛尔丹明明为神龙教所擒,幸得韦小宝释放洪夫人,将他二人换了回来,但在韦小宝说来,倒似是他二人将仇人打得大年夜败亏输普通。桑结脸有惭色,心中暗暗感激。葛尔丹却笑逐颜开,在心上人之前自得洋洋。

【112】康熙道:“他如许胖,象是一个肉球,怎样叫瘦梵衲?”韦小宝道:“听说他本来是很高很瘦的,后来服了神龙教教主的毒药,便缩成一团,变成个矮瘦子了。”康熙又问:“你安知他跟毛东珠躲在慎太妃的轿中,钳制太后送他们出宫?”

【113】沉思:“皇上消息这么闭塞,是哪个王八蛋跟他说的?今儿早我第一次见到皇上,他对我好得很,说要派我去打败仗,欲望我拿到吴三桂,封我为平西王。那时辰皇上必定还不知道寰宇会韦喷鼻主的事。他得知讯息,是我押了老婊子去呈给太后这当口。倒是哪个狗贼透风报信?哼,多半是沐王府的人,要不然是王屋牌照徒鹤的手下。不然我偷盗四十二章经,在神龙教做白龙使这些事,皇上又怎样不知道?”

【114】跨进院子,只见廊下坐着八九人,韦小宝一瞥之间,大年夜声惊呼了出来,转身便逃,只迈出两步,后领一紧,已被人捉住,提了起来。那人冷冷的道:“还逃得了吗?”此人正是洪教主。其他众人是洪夫人、胖梵衲、陆高轩、青龙使许雪亭、赤龙使无根道人、黑龙使张淡月、黄龙使殷锦,神龙教的领袖人物尽集于此。还有一个少女则是方怡。

【115】韦小宝心念一动:“我这番落入神龙教手里,不论若何甜言蜜语,最后毕竟生命难保,照样跟了王三哥他们去,先脱了神龙教的辣手,再要他二人放我。”见王进宝和孙思克正要转身出外,叫道:“王三哥、孙四哥,我是韦小宝,你们带我去罢。”

【116】可是神龙教诸人知他诡计多端,看得极紧,又怎有隙可乘?韦小宝想起之前去过神龙岛两次,第一次和方怡在船上卿卿我我,享尽温柔;第二次带领大年夜军,威风八面;这一次却给人拳打脚踢,命在夙夜早晚,其间的苦乐自是天差地远。自从在北京郊外农舍中和方怡相会,陆行并骑,海上同舟,她一直无喜无怒,木然无语,虽不来熬煎本身,但一向不向本身瞧上一眼,有时心想她在洪教主淫威之下,虽然对本身一片蜜意,却不敢稍假辞色;有时又想屡次上了这小婊子确当,阴险狡猾,世界男子以她为最,却又不由恨得牙痒痒的。

【117】洪教主转过火来,对韦小宝冷冷的道:“你炮轰本岛,打得偌大年夜一个神龙教崩溃冰销,这可心满意足了吗?”

【118】这四人都是神龙教中的第一流人物,尤以胖梵衲和许雪亭更是了得。胖梵衲大年夜环刀上九个钢环当啷啷作响,走的纯是钢猛门路。许雪亭的判官双笔倒是绵密小巧之技,招招点向对方周身要穴。无根道人将雁翎刀舞成一团白光,心想昔日服了百涎丸后,生命难久,在临逝世之前定领先杀了这奸巧凶恶的大年夜仇人,是以十刀中倒有九刀是进攻招数,只盼和仇人玉石俱焚。张淡月想起当日因部属干事不力,取不到《四十二章经》,若不是得无根道人和许雪亭之助,早已为洪教主处逝世,本身已多活了这些时辰,这条命实际上是捡来的,这时候左臂固然剧痛,还是奋力出剑。

【119】洪夫人渐渐道:“好久好久之前,我心中就在反你了。自从你逼我做你老婆那一天起,我就恨你入骨。你……你杀逝世我好了。”洪教主身上鲜血赓续的流到她头上、脸上,洪夫人瞪眼注目他,竟是目不稍瞬。洪教主大年夜叫:“叛徒,反贼!你们个小我都反我,我……我另招新人、重组神龙教!”右手运劲,洪夫人顿时透不过气来,伸出了舌头。

【120】这一招本来他并未练熟,就算练得精熟,要使在洪教主这一等一的大年夜高手身上,那也绝无能够。但洪教主奋战神龙教四高手,在发见夫人舍己而去之时,心神慌乱,接连受伤,此时肩头雁翎刀深砍入骨,小腹中又拔出了一枝判官笔,急奔数百丈后流血有数,内力垂尽,双手揪住韦小宝时早已酸软有力,被他一挣便即摆脱,骑入了颈中。

【121】韦小宝在寰宇会的所作所为,康熙无不备知内幕,连得寰宇会中的隐语瘦语,也能背诵如流,但韦小宝偷盗四十二章经,在神龙教任白龙使等情,康熙却全然不知。韦小宝细心想来,定是寰宇会中出了奸细,并且此人必是本身非常密切之人。但青木堂这些同伙个个赤胆忠心,义气极重繁重,决计不会去做奸细,出卖同伙。是以二心中固然一向存了老大年夜一个疑团,却没半点端倪可寻,只觉此事非常古怪、难以索解罢了。

【122】苏荃笑道:“很是,很是。小宝做官的本领高超。瞒上不瞒下,是做官的要紧窍门。”韦小宝笑道:“荃姊姊假使去做官,包你升大年夜官,发大年夜财。”苏荃悄悄一笑,心想:“神龙教中那些人干的花样,还不是跟宦海中差不多?”

【123】康熙雅擅图画,六幅画绘得甚为活泼,只是吴三桂、葛尔丹王子、桑结喇嘛、苏菲亚公主四人他没见过,边幅不像,其他人物倒是个个神似,特别韦小宝一幅惫懒玩皮的面貌,更是维妙维肖。六幅画上没写一个字,韦小宝天然明白,那是本身所立的六件大年夜功。和康熙玩闹交手本来算不得是甚么功绩,但康熙心中倒是时辰不忘。至于炮轰神龙教、擒获假太后、缉捕吴应熊等功绩,相较之下便缺乏道了。

【124】韦小宝道:“你说想多些日子跟我在一路,好常常听我教导,不知是实话呢,照样说来讨我欢乐的?”施琅道:“天然确切不移,是卑职打从心坎里说出来的话。昔时卑职跟随大年夜人,兵驻通吃岛,炮轰神龙教,逐日里恭聆大年夜人教导,随着大年夜人一路饮酒打赌说笑话,那样的日子,可高兴得很了。”

【125】双儿道:“好!”因而将韦小宝若作甚了相救陈近南及众家豪杰而出亡、若何给神龙教掳向通吃岛、陈近南若作甚郑克塽和冯锡范二人所杀、风际中若何诡计败露而给本身轰毙、康熙若何几次再三敕令韦小宝清剿寰宇会而他决不奉命、比来又若何刑场换人陷害茅十八等情,逐一说了。她并不是伶牙俐齿之人,说得殊不动人,但群豪和她相处日久,素知她诚信不欺,又见她随口说出来,没丝毫迟疑,各种情由决非刹那之间假造得出,韦小宝为了救护众人而弃官,伯爵府为大年夜炮轰平,众人原是亲历,再细想风际中的行事,果真一切若合符节,不由得都信了。

【126】心道:“七件大年夜事早已干过了。杀鳌拜是第一件,救老皇爷是第二件,五台山挡在皇下身前救驾是第三件,救太后是第四件,第五件大年夜事是联系蒙古、西藏,第六件破神龙教,第七件捉吴应熊,第八件推荐张勇、赵良栋他们破吴三桂,第九件霸占雅克萨……太多了,太多了,大事不算,大年夜事恰好七件,不多很多。”这时候也懒得去计算那七件才算是大年夜事,总而言之:“老子不干了!”